草根主播通宵卖货涨粉一千,多数直播间观众不到5人《四》

  尚晓营此前在郑州做短视频运营代理,他花了很长时间研究小商品供应链,到义乌便是为了建立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如今,他和来哥正合伙创业。说话间他打开微信,输入“主播”,跳出二十多位联系人。“前几天我们接了一款女裤的推广,想要找主播们带带货,都说已经不做主播了,距离上次联系还不到一个月。这还不是全部。”直播带货看似门槛很低,但带货能力与粉丝量、爆款视频之间并不完全相关。是否能真正带货,后台销售数据一目了然。丁满曾靠着一条闯义乌的短视频获得26万点赞、11万粉丝。前些天,一家重庆火锅店老板邀请他前去带货,但三小时的直播只卖出了3盒火锅底料。

直播间

  “有两盒是我买的,我还给他刷了5万的音浪,刷音浪能让平台带动更多的观众进直播间。”作为丁满的朋友,大陈说。音浪是抖音平台的一种虚拟货币,1元可以买10音浪。李强也曾拍出了一条在全网爆红的短视频,播放量270万,点赞量有6万多,还引发全网许多博主模仿拍摄。这是许多新主播梦寐以求的数字,但两周前,李强还是离开了义乌。“带不出去货意味着没有收入。普通人每个月带货收入3000元-5000元也够基本生活了。但爆红过的主播,收入和预期落差很大。”尚晓营打开李强的快手主页才发现,他已经删除了绝大部分作品。在义乌期间,记者随机观看了多位主播的直播,多数直播间里观众不到5人。人气不高的主播们还会在直播间相互“串门”打气。一家服装店直播间内,记者成为第一名观众,原本半躺在椅子上刷手机的主播这才懒洋洋起身,整理了一下发型和衣服,准备讲解。

草根主播通宵卖货涨粉一千,多数直播间观众不到5人《四》

  没有观众,主播们自然没有解说的动力。“大浪淘沙,一窝蜂涌入的结果就是无数人变成陪衬。”贾少华认为,流量分化的马太效应在直播带货领域更为突出。直播给了更多普通人创业的机会,但随着明星们开始下场直播带货,直播带货的门槛正变得遥不可及。要走得长远,草根主播要足够特别,对其文化素养要求不断提高。房租压力在内的生活成本也在加速主播们的逃离。房东刚通知我们,明年房租要涨到9万。之前约定三年不涨房租的合同没用。”

标签: 直播间 草根 通宵 观众 多数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羽绒服哪个牌子的性价比高?
下一篇:教你怎么打造高变现率的带货直播间!(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