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主播通宵卖货涨粉一千,多数直播间观众不到5人《二》

  “以前外贸生意好的不得了,哪有空去直播。”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二区,多格斯宠物用品公司店主鲁燕飞对记者称。据鲁燕飞介绍,自己从事宠物用品行业十余年,在宁波设有生产工厂,产品销往海外30多个国家和地区,主供中高端市场。还有许多韩国厂商从店里进货,再转销至其他国家。和商贸城的大多数商家一样,这里主要针对批发客户。此前,从多格斯进货要2000元起,商铺每月营业额超过百万元。除少部分线上订单外,大部分商品是外国客户到店内洽谈选购,有合适的商品,一张订单就有数万元。海外疫情仍在蔓延,国外客户无法亲自选购商品,过往熙熙攘攘的商贸城里安静了许多。义乌市海关数据显示,1-5月,义乌进出口总值为1016.7亿元,同比下降9.5%,其中出口972.3亿元,同比下降11.0%。开拓国内市场成为当下义乌商户们必须做出的尝试。正值直播带货兴起,义乌市也出台举措,鼓励商户们上线直播。鲁燕飞参加了义乌国际商贸城组织的直播培训,报名费900元,只要是义乌户籍或在义乌社保缴满6个月即可全额退还。鲁燕飞笑容甜美,语气温柔,个人娱乐的抖音账号此前已经积累了3万粉丝。4月开始,鲁燕飞将个人账号变更为“闹迪宠物用品”的企业账号,上架了22款宠物用品,开始尝试短视频、直播带货。

直播间

  “今年生意不好干,都来直播试试看。想尽办法写文案,谁知粉丝不过万。他们只看视频不点赞,你说让我怎么办。”这条对口型的顺口溜视频收获1.3万点赞,是她目前最热门的视频,也生动诠释了当前被突然推到直播镜头前商家们的心态。每天上午,鲁燕飞会在“义乌购”APP直播两小时,下午在抖音直播间直播两小时左右。面对的都是10个左右的粉丝。“抖音的流量大,不过粉丝不够精准。义乌购里的粉丝是有购物需求的,不过流量太小。”记者了解到,当前店铺每个月仅有线上营业额10万元左右,和直播前差别不大。同事何丽萍心直口快:“你那个账号啊,粉丝定位不够精准,他们都不会买宠物用品的。你得是宠物博主才行。”从批量式外贸转向零售式直播带货,对商家也是全新的挑战。“伺候不过来。零售客户买的量少,咨询的问题和售后事情还多。”何丽萍说,做惯了批发式订单的商家很难适应这种变化。鲁燕飞和何丽萍更希望,撑一撑,等外贸形势好起来。6月中旬,鲁燕飞告诉记者,开始回暖了,海外客户开始询问报价、下订单,这几天都很忙。此外,国内一线城市的宠物用品消费市场快速发展,也考虑拓展内销市场。

草根主播通宵卖货涨粉一千,多数直播间观众不到5人《二》

  数据显示,2020年5月份义乌进出口总值为324.9亿元,比去年同期实现18.4%的恢复性增长,其中出口总值315.3亿元,增长18.6%。不过,疫情让外贸企业开始重新审视内销。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前副院长贾少华表示,转型一定是痛苦的,但不转型就是死路一条。从外贸转向内销,从传统销售模式转向直播引流带货,“要看到趋势,亚马逊已经开启直播购物模式,直播引流在跨境电商领域的优势也开始显现,不能守着自己的摊一成不变。”“我们才播了10多天,纯粹是为了自救。”6月10日上午,义乌北下朱63栋的猫王化妆品店里,店主聂桂香终于有了一点闲暇时间。她和丈夫经营着一家化妆品店,在北下朱打拼已有3年,见证了北下朱从传统微商到团购模式、再到电商直播的转型变化。

  此前,她代理的护肤品品牌在微商、社群团购渠道销售一直不错。随着疫情到来,她感觉到客户明显没有以往那么大方了,于是开始尝试直播带货。就在记者到来的前一天,她直播了7个多小时,然后姐姐接力,从晚上近十点直播到凌晨近两点,两人合计直播近12个小时。这10多天里,几乎每天如此。最拼的一天,聂桂香通宵直播,当天涨了1000多位粉丝。“我们刚刚起步,不敢有一丝松懈。李佳琦、薇娅这些大主播也都经历过这样的时期。”聂桂香表示,“连续讲了几个小时的话,到最后我已经不想主动介绍产品了,主要和直播间的粉丝们唠家常了。付出的辛劳没有白费。一旁的丈夫统计出前一晚的直播订单,有89单,仅在聂桂香直播期间就有57单。一位在北下朱做了两年快手直播的主播告诉她,自己有20多万粉丝,每次直播订单也就40多单。聂桂香觉得自己的带货效果还不错。没有参加培训,纯靠自学以及与来往的主播们交流,聂桂香摸索出直播诀窍:不能直接提商品价格,要用“米”来代替;不能提其他直播、购物平台名称;直播时间越长,平台会多分配一些流量等;护肤品不同于网红爆款产品,不能一味靠低价吸引粉丝,更需要对功效全面介绍。

标签: 直播间 草根 通宵 观众 多数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明天上午10点,沙坪坝“涛主播”“斌主播”将空降直播间,来打CALL
下一篇:瓜瓜龙英语亮相罗永浩直播间 首销10秒售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