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蛇行苍茫

蛇行苍茫

蛇行

  作者 小妖怕怕

  内容提要:

  不一样的江湖,不一样的传奇。

  不一样的许仙,不一样的白蛇。

  不一样的断桥相思,不一样的水漫金山。

  不一样的……

  白娘子传奇。

  第一章 白娘子

  望着眼前的青山绿水,小青郁闷的心情恍若笼山罩水的沉沉暮霭,纠结的小肚鸡肠仿佛翻山越岭九曲十八弯的乡间小道。

  “唉——”

  第三十六次叹息,小青斜眼瞟去,不出意料的没有收到任何回应,前面的人儿根本就把她的唉声叹气当成了山中无聊来去的风,就连她的人,都几乎被彻底的无视。

  好几次,她故意走进岔道或者赌气站在原地不动,结果都没有人搭理,最后不得不灰溜溜的追上来,早就翻着白眼憋了一肚子的气。

  “小姐……”

  越走越觉得前面那个灰暗的背影比沉沉暮霭还要来得压抑,小青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她就没弄明白,怎么小姐换了男装就那么别扭,别扭得让她心里瘆得慌。

  沉默,理所当然的那种。

  “姐姐——”

  小青不服气的再叫,拉长了声音的叫,到底憋了一肚子的气,闹闹脾气也很正常。

  “嗯?”

  总算有了回应,却是从鼻腔发出的一声闷哼,有着明显质问倾向的那种。

  “好好好,不叫小姐,不叫姐姐,叫你公子成不成?”

  小青嘟起小嘴赌气,一脸的委屈是毫不掩饰。

  “不成不成当然不成,记着,我现在不是白娘子,你也不是小青,你不是我丫鬟,也不算我跟班,你不能叫我姐姐更不能叫我小姐,当然也不能叫我什么公子……”

  “知道了知道了,你叫解千愁,我叫灵儿,我是你的小弟,你是我的老大……可是,能不能不叫老大啊,好粗俗的,叫解哥哥成不?”

  走在前面的白娘子停了下来,顺手捏了捏小青的脸蛋,笑,笑得邪气凛然。

  “当然不成了,现在又不是开茶馆的时候,你也是男装哎,而且再怎么整容也是个小白脸,叫那么亲热干嘛,我可不想让别人以为我是断袖啥的……”

  “去你的!”

  小青没好气的拍掉白娘子的手,无力感铺天盖地的袭来,让她实在没什么好话可说。

  眼前的这个人,葛衣麻鞋,眼前的这张脸,平淡无奇,怎么看都是个很普通很朴实的男人,如果硬要说他就是名动大江南北的琴师白娘子,只怕会被人理所当然的当作疯子吧?

  “柔情似水软无骨”,一种很神奇的功法,比起人皮面具之类的易容术高明多了,不但可以改变容貌,还能更改肤色,体型,声音,也就是说不但可以易容,还能易形,易声。

  简直就是仙术那么的神奇妖法那样的诡异,想来所谓的“七十二变”也就不过如此。

  小青甚至怀疑连这种功法连性别都可以更改,只是没那个勇气去求证罢了。

  更厉害的是这种像是神通多过于秘术的法门和一般的易容术一样,不但可以给自己易容,也可以给别人“整容”。

  现在的小青同样是葛衣麻鞋男装打扮,不用去照镜子,她知道自己看起来就是个如假包换的男人,呃,或许,该叫“男生”或者“小白脸”?

  毕竟,白娘子可以不把自己的容貌当回事,却不肯把小青也给弄成个平凡普通得没有任何存在感的“男人”。

  “这就对了嘛,年纪轻轻的就该有点朝气有点活力,可不能学我,老气横秋的,当心将来嫁不出哦——对了,你打扰老大我干嘛,我可是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气鼓鼓的再次拍掉白娘子伸过来吃豆腐的手,小青满肚子满脸的委屈更是水涨船高,都快要翻江倒海了。

  “还说呢,你已经有好几个时辰没有说话了!”

  的确,这不正常,以往白娘子带了小青易容出行的时候可是很“鸡婆”的,稀奇古怪的故事,乱七八糟的感慨,荤七素八的笑话,风味独特的小调,那可是热闹得很,这回好,居然破天荒的哑巴了。

  沉默是金么,这鬼地方翻山越岭的,这份自抬身价的沉默会有谁来买单?

  赶了一个时辰的路,沉默了一个时辰,诡异的反常让小青憋了一肚子的气担了一肚子的心打了满脑子的官司。

  事有反常必为妖!

  妖在哪里呢?

  “好几个时辰啊,没觉得呢……算了,歇一歇吧,天都快要黑了。”

  白娘子看看天色又看看小青的脸色,死性不改的捏了捏她的脸蛋,然后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那份随意,还就把这荒山野岭当作了自己的芙蓉帐。

  “你就别担心老大啦,不是说了嘛,我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嗯,你要不要给个意见?听好了,这个问题是——我,是,谁?”

  “这有什么好思考的,你不就是你么?”

  小青很是不以为然,她真没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好严肃的,更不明白怎么兰心蕙质玲珑七窍的小姐会连这个问题都想不通,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或者说,聪明人都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白娘子没有答话,嘴角有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现,那笑,就和她身上葛衣和这山间暮霭一样,寂寥而又落寞——

  我就是我,真有这么简单么?

  现在的我,叫解千愁,解千愁是白娘子的化身,那么,我该是白娘子,可是,如果我是白娘子,那“她”又该是谁?

  “老大,你说我们千里迢迢的跑到这峨眉山来,就为了一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谣传,值得么?”

  不想白娘子继续在“我是谁”这样白痴的问题上进行严肃的思考,小青把话题拉到了此行的目的上来,呃,老实说,就连这个目的,她也觉得不是一般的白痴。

  据说,峨眉山出现了一条白蛇,通体发亮,金眼红舌,乃是上古神兽所遗,能腾云驾雾,会千变万化,还守护着一个神仙洞府,奇珍异宝堆积如山,秘籍宝典不计其数,仙丹灵药应有尽有……

  这种以讹传讹的鬼话,能相信么?

  白娘子相信。

  她拉了小青易容乔装眼巴巴的跑来,就是为了一睹白蛇风采。

  “值不值得并不重要,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重要的是我想看看她,没错,只是想看看她,没别的意思……”

  向来精明的小青听出了白娘子的心不在焉,还有若有若无的惶恐,只是她没有听出来,白娘子提到那个白蛇的时候,说的那个“她”是特指女性的“她”,而不是表示非人事物的那个“它”。

  是的,只是去看看,看看那条白蛇,看看那个“她”。

  究竟她是我,还是我本她,或者它就是她,我还是我?

  第二章 缥缈来时路

  白娘子其实不叫白娘子,只是这些年来她一直用的这个名字,都已经习惯了,就像习惯了这个世界这个江湖这个身体一样。

  习惯得忘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名字,习惯得忘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份。

  就像一个长期厮混于网络并且固定了一个网名的玩家,一直用这个网名来与人交流,而且呆在网上的时间比下线时间多得多,现实中又很少与人沟通,那么他就会慢慢的习惯这个网名并且渐渐淡忘自己的真名。

  网络,那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就像白娘子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她原来的世界,也有传说,有江湖,有盖世英雄,有绝世神功,有绝色佳人,只是那都是书上网上荧幕上的妄想,是假的,虚的。

  那些假的虚的东西交织在一起,就是一个光怪陆离的虚拟世界,和那个虚拟世界相对的,才是她真正的现实生活。

  没有神功,没有传奇,没有英雄救美,没有一笑倾城,没有天崩地裂,没有海枯石烂。

  有的,只是平实琐碎得近乎无聊的鸡毛蒜皮,或者,是自以为可以驱赶寂寞填补空虚的奔波忙碌。

  那是一个浮躁的年代,那是一个迷乱的世界。

  那种找不到精神寄托的生活,需要激情和放纵的刺激,可是现实世界有太多的束缚,虚拟世界因此而风行天下,不知有多少人为之沉迷。

  白娘子就是其中的一个,她的网名,从始至终就只有一个,从未改变。

  白娘子。

  喜欢白娘子,源自一个古老的传说,白蛇,青蛇,许仙,水漫金山,妖镇雷锋,一个泪洒千年的宿命,一场惊天动地的浪漫,足以让爱做梦的她就此沉迷。

  虚拟世界只是泡影,即便在其中醉生梦死,也能清楚的知道那是一场游戏,是一个幻梦,只是梦的时间多了,渐渐的就忘记了醒来。

  终于有那么一天,她发现,自己真的成了白娘子,而且,这个白娘子和传说中耳熟能详的白娘子截然不同。

  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当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如果说这是一个梦,那就是一个悠长得不知醒来是何年的梦。

  如果说这是一场游戏,那就是一场没有暂停没有中途退场没有下线功能的游戏。

  她只能梦下去,只能玩下去。

  渐渐的,她就习惯了这个世界,习惯这个躯体,习惯了这个身份,习惯了这个名字。

  如果没有听到峨眉山白蛇现世的谣传,她真的以为,自己就是那个修行千年舞红尘的蛇妖白娘子。

  白娘子是蛇妖,原形是一条有着千年道行的白蛇,老家似乎就是在峨眉山。

  如果那条白蛇就是传说中的白娘子,那自己这个白娘子又算是什么?

  如果自己取代了传说中的白娘子,那峨眉山的白蛇又会变成什么?

  这些年一直在恣意妄为的过,白娘子几乎已经忘记了原来的那个世界,忘记了那个世界里关于白娘子的传说,也忘记了白娘子那个哀怨千年的宿命。

  可是现在,白蛇出现了。

  似乎,白娘子的传奇的正式开幕,就是峨眉山的白蛇现世?

[武侠]蛇行苍茫

  这时候,白娘子才发觉自己不是真的忘记了原来的世界,而是刻意封存了自己的记忆。

  不想记得,所以忘记。

  当初在现实世界,总是奢望能永远的留在虚拟世界,可是真的再也醒不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沉迷是多么的可怕。

  似曾相识的世界,孤零零的异界来客,截然不同的秩序规则,那种惶恐,那种孤立,那种无助,没有身历其境,再怎么夸夸其谈都是痴人说梦,绝对不可轻信。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原来那个世界的记忆,已经是心底不敢触摸的痛。

  不敢触摸,不等于不存在,终归是要面对的,迟早而已。

  比如现在,白蛇现世。

  当然得去看看,看看“她”究竟是不是“我”,看看“我”是不是“她”,看看这个梦,是不是到了尽头,看看这个游戏,是不是正式开始。

  “我从来没有见过白蛇,蛇怎么可能是白的?一定是骗人!”

  小青嘀嘀咕咕的嘟囔,白娘子没有接话,只是淡淡的笑,笑得云淡风轻。

  白蛇应该是存在的,在她原来的世界里,就有两条很出名的白蛇,出名得几乎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

  其中一条,被刘邦给宰了,据说是个什么白帝子,成了流氓皇帝拉杆子起义的垫脚石,另外一条,就是白娘子,给法海镇在雷峰塔,演绎了千年等一回的浪漫绝唱。

  那都是传说,都是假的,虚的,谁也没有亲眼得见。

  说不定,那是另一个世界扭曲的投影,和真相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也说不定,那是以讹传讹的假语村言,事实早就被践踏得体无完肤。

  投影也罢,传说也罢,鬼话连篇也罢,不管这么说,白蛇都是个稀罕物,决不常见,当然也决不寻常。

  是异数,也是变数。

  她不知道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并且顶着个白娘子的招牌到底该算异数还是变数,她只知道自己决不会被镇压在雷峰塔下面困守千年。

  绝不会。

  白娘子云淡风轻的笑渐渐缥缈,缥缈成苍茫无边的寂寥。

  第三章 修罗场

  “有煞气。”

  小青皱了皱鼻子,修长的双眉轻扬如刀,俊美的小白脸添了勃勃英气,看上去很有点江湖侠少正翩翩的味道。

  “错,不是煞气,是死气。”

  白娘子轻轻一叹,叹息声苍凉得近乎苍茫,敏锐的感知告诉她,好戏,可能真的开场了。

  七弯八拐的绕过一座山崖,两个人总算走进了此行的目的地,峨眉山中一个小小的村子,叫做莲花地,那条疑似白娘子的白蛇,就是出现在这个地方。

  村子里很静,静成了一片死寂,没有鸡鸣狗叫,没有夜语闲谈,也没有灯火阑珊,甚至,没有一丝半点的人气。

  已是夜间,如水月华笼罩着这个小山村,清清冷冷,恍若一片燃尽繁华三千只剩无边寂灭的幽冥幻境。

  没错,就是幽冥幻境,而不是什么世外桃源,更不是什么不染人间烟火的山中仙境。

  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唯一还算有点生气的,就是那些袅袅未绝的轻烟,搭配上山中特有的夜雾,这座已成废墟的山村竟然透出了几分狰狞。

  “死人,满村子的死人,没有一个活口,连牲畜都全部被杀,还放了一把大火,正宗的鸡犬不留!”

  精力过剩好奇心旺盛的小青兴冲冲的跑到前面去探路,结果花容失色风风火火的跑回来,活像受到惊吓的小猫猫,连声音都是抖的。

  白娘子没有搭话,慢悠悠的走进了村子,闲庭信步的样子不像走在废墟死地,倒像是在自己后院子散步那么洒脱自在。

  血腥和杀戮在这个太平盛世并不多见,只是再阳光的地方也有阴影,作为黑暗面的江湖,这样血洗满门的屠杀不是什么新鲜事,对她而言,也就是司空见惯的麻木,都没什么感觉了。

  到底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人,对这个似是而非的世界并没有什么归属感,潜意识中,她并不觉得自己会是这个世界真实的存在,也不觉得原本那个真真切切的世界会是这里的恍惚一梦。

  换句话说,她下意识的抗拒这个世界的真实,她把这个世界当成了一个梦,当成了一个游戏。

  既然是梦,恣意妄为随心所欲又何妨?

  既然是游戏,恶意PK屠城杀怪很正常。

  只不过这个梦太真实了些,只不过这个游戏仿真度太高了些而已。

  就像现在,她随随便便的走在这个村子里,跨过那些随处可见的残肢断臂,踏着已经浸透了泥土的血泊,呼吸着那种满是腥甜和焦糊的空气,脸上是面沉如水,心里是静如止水。

  如果是梦境,这不过是心理压力正常释放的体现,如果是游戏,这不过是尚未刷新的人型怪物,有什么可害怕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至于跟在身后已经吐了个脸色惨白的小青,也不过是梦中的一个幻象,或者是游戏里的一个智能NPC,所以把她带入这个无风三尺浪的江湖让她见识到不少的血腥和残酷,白娘子并没有预料中那么多的愧疚感。

  “凶手是个变态,要不是心理阴暗就是精神失常,下手……实在不是一般的凶残。”

  白娘子轻描淡写的下了判断,她已经检查过好几具尸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的,也没有一个是致命伤,说白了,这些人都是被砍成重伤后活活痛死或者活活烧死的再或者活活吓死的。

  凶杀现场简直是个屠宰场,而且主刀的屠夫是个疯子。

  说得含蓄一点文明一点,这里就是个人间地狱,是个曾经恶魔肆虐的修罗场。

  一个小山村而已,为什么会招来这样血腥的屠杀?

  白娘子就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那条白蛇惹的祸,毕竟这村子也不像什么洞天福地这附近也没这么穷凶极恶的土匪强盗,会引起血光之灾并且杀人灭口的,也就只有那条白蛇了。

  神兽遗孤,仙府守卫,光是这两条,就足以构成怀璧之罪,毕竟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有那么些贪婪无度妄想平步青云一步登天的人。

  就算没有任何添油加醋的猛料,白蛇本身就算个稀罕物,百年不遇的那种,物以稀为贵,可以说是吉祥之兆,也可以说是不详之物,就白娘子本身而言,她的看法是倾向于后者。

  白蛇现,刀兵起。

  就拿传说中的那两个出名的家伙来说,白帝子拦路,给刘邦一刀小宰了,然后刘邦借机起义,闹了个天翻地覆弄了个改朝换代,这一将功成万骨枯,何况是皇帝老儿,那杀孽可不是一星半点。

  至于白娘子,蜕形化人,入世报恩,就为一段人妖恋,搅起的风风雨雨堪称翻江倒海,别的不说,一个水漫金山就整出了亡魂无数。

  这个世界倒是没有刘邦斩蛇的传说,也还没有白娘子的传奇,当然是没有“妖孽出世”的概念,那么一个难得一见的活物出来,戒惧是没有,眼红的倒是一抓一大把。

  很平常的村子,很平常的山民,只是有那么一天,某个村民放干了村口一个小湖里的水,准备挖湖里的莲藕,结果看到一白一黑两条蛇在水底纠缠不休,没等他看个明白,电闪雷鸣风起云涌,黑蛇化为一条巨蟒腾空而去,白蛇却萎靡不振的盘曲成了一团。

  那个吓得半死的村民战战兢兢的把白蛇弄回家,当龙王那么供了起来,白蛇倒也乖巧,没有逃走,也没有化身为蟒弄个人尝尝什么的,就那么老老实实把村民的香案当成了自己的新窝。

  一传十,十传百的,白蛇现世就那么传了出去,越传越玄乎,到后来白蛇已经能幻化成人而且是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还嫁给了村民当老婆,那故事的去势,和白娘子原来那个世界的众多民间故事非常的相似。

  只不过,多了个神兽遗孤的名头,多了个仙府守卫的身份。

  白娘子急匆匆的跑来,也就是想看个真切弄个明白,没想到有人捷足先得,干干脆脆的把那疑似正牌白娘子的怪蛇给弄走了,还一把火将现场烧成了废墟一个。

  “就这么完了,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小青的嘟囔在废墟的月色中满是蛊惑,可是白娘子根本就没当一回事,这还没正式开场咧,哪里会就这么完了?

  “走吧,去那个莲湖看看,说不定会找到传说中的仙府呢!”

  第四章 仙府何在

  所谓莲湖,不过是坐落在山坳里的一个水潭,潭里稀稀疏疏的长了些莲藕,仅此而已。

  站在水潭边上,白娘子的神情有些恍惚,原因无他,眼前这场景非常的熟悉,熟悉得像那恍惚如梦的另一个世界。

  确切的说,是另一个世界存在的传奇虚拟化演绎,也就是那个世界所谓的影视作品,其中的一幕就和眼前景致依稀仿佛。

  刘涛版白蛇传的场景,刁蛮任性心高气傲的青蛇被白蛇镇压的地方,具体情况记不得了,好像是青蛇用行雨之术和白蛇斗法,差点水淹钱塘县,为此白蛇把她给束缚起来镇在了湖底,要她好好的修心养性。

  那个湖,看起来也比这个由山涧溪水积蓄而成的水潭大不了多少。

  只可惜,这个湖边没有增加气氛附庸风雅的凉亭,这湖底,也不会有什么青蛇。

  这个世界并不是什么神话世界,而是倾向于武侠世界,至少,白娘子在这里过了那么多年,异术秘技奇人名士见识过不少,却还没有看过神仙妖怪长什么模样。

  所以,听到白蛇现世的时候,她不止是震惊,更多的是好奇——

  真的有妖精啊,穿这么一回还真的没有白跑,可以看到传说中的妖精了嘿!

  当然,对于白蛇能腾云驾雾幻化人形的传闻她抱了十二分的怀疑,说到底还是个唯物论者,根本就不相信神仙妖怪的存在,都能腾云驾雾了那肯定是神通广大,还会乖乖儿的呆在个破荷花池里还会给个凡人捉起来奇货可居?

  传闻毕竟是传闻,添油加醋是不用说的,白娘子当然不会一股脑儿的深信不疑,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夸大,刨除那些以讹传讹的神化,她得到的结论就是“奇货可居”这么四个字。

  白蛇是个难得一见的东西,这点毫无疑问,捉到它的山民敬畏之余开动了经济头脑,就把它当成老祖先人那样供着,然后再把捉到它的故事渲染一番,结果硬生生造就了一个关系着神秘宝藏的妖精。

  尽管这不是神话世界,却不影响神话故事的流传,鬼神之说很多人都相信,现在出了这么个神秘兮兮沾了些仙气的活生生的妖精,欲求不满的人儿不趋之若鹜才怪——

  这可是上好的发财之道啊,不说别的,光收门票数小费就足以让那个山民喜逐颜开了,长此以往,没准儿还能建立个旅游景点带领全村人民奔小康呢。

  推断出真相的白娘子对这个“蛇妖”并没有太大的期望,当然更不会指望湖底还镇了个青蛇什么的,如果传闻基本属实,就算白蛇在这里真的有个伴,也是个可以“化蟒腾空”的黑蛇,而不是白蛇传里面那个名叫小青和白蛇情同姐妹不离不弃的青蛇。

  “这破池子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下面还真有个仙府不成?”

  小青有点好奇,不过更多的是不屑,也难怪,这湖水已经又满了起来,水面浮着些破破烂烂的荷叶,一朵莲花也没有,看上去很是萧条,要是哪个仙府真的会开在这里,那品味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这可说不定哦,‘繁华三千落尽,寂寥风月无边’,很可能仙府就藏在这荒凉的背后,谁知道呢?”

  白娘子看着眼前的莲湖月色,忽然就有了瞎掰的兴致,兴致勃勃的给小青出了个题目,活像当初语文老师布置命题作文。

  “你说,如果这里真的住着一白一黑两条蛇,它们该是什么样的关系?”

  “这可说不定,也许是夫妻,也许是姐妹,也许是兄弟,也许是父子,也许是母女,还可能是对头,低头不见抬头见,亲不亲一家人嘛,不管关系有多复杂多混乱,反正这是很密切的那种……”

  小青随口应答,然后突然就顿了一下,脸色有几分古怪。

  “你是说,如果这两条蛇真的已经通灵,它们就绝不会轻易的分开?”

  “当然啦,这很正常不是?如果真的能腾云驾雾可以呼风唤雨还能有事没事变个人逛个街嫁个人什么的,那肯定是早就通灵成仙了,都是一个地方住的,日久生情啥的就不用多说了,就算是对头吧,斗着斗着也早擦枪走火碰撞出热烈的小火苗了,这要是其中一个给人家弄了去卖门票赚钱,另一个只怕会气得疯掉吧?”

  白娘子一本正经的说得煞有介事,小青很是配合的打了个冷战,一脸的恍然大悟。

  “我说嘛,哪里来的血光之灾呢,敢情是黑蛇解救伴侣顺便报仇啊,看来它还手下留情呢,只是鸡犬不留而已,如果来个步云行雨平地起水浊浪滔天的话……生灵涂炭啊,太可怕了!”

  倒,说得跟真的一样,有那么恐怖么?

  “这样看来,是这个村子的人无意中发现这儿有座仙府起了贪心,就设计捉了仙府守卫白蛇想要霸占仙府里的奇珍异宝,结果侥幸逃脱的黑蛇大开杀戒,弄了个鸡犬不留还把村子烧了个干干净净,贪婪的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黑白二蛇又回到莲湖继续它们守卫的职责……嗯,差不多就应该是这样吧?”

  “你还真说是风就是雨啊,我解千愁的招牌换给你得了!”

  白娘子斜了小青一眼,似笑非笑的神情有点古怪,倒是和刚才小青的脸色差不多。

  “既然这么会编,你就再猜猜看,这黑白二蛇回到莲湖后,如果又有人要打搅它们的安宁并且也想要去那个仙府逛一逛,它们又会怎么样?”

  小青愣了一愣,看看似笑非笑的白娘子又看看清冷月色中的莲湖,然后就翻了个重量级的大白眼。

  “要让我叫门就直说么,绕那么大圈子干嘛?喂,有——人——吗——”

  用双手笼在嘴上做了个喇叭筒,小青的后面两句话是冲着莲湖喊的,清越的声音悠然而起,渐拔渐高,清冷月华在音波震荡之下绽开了一圈圈的涟漪,如梦,如幻。

  那声音,仿佛传说中一声清啼百鸟来朝的凤鸣。

  第五章 莲花满湖之时

  “有……人……吗……”

  远山和天际传来的回声悠远缥缈,小青这一喊,可是真正的声闻百里仙音乍现,也不知道惊动了峨眉山中多少凡人和多少异人。

  “老婆,好像天上有人在叫门哎!”

  “神仙也会串门的嘛,没准儿跟我们一样呢,没你什么事儿……要死啦,干嘛这么快,人家偷情你激动个什么劲儿!”

  ——某男某女,平凡人家,被窝里的低语。

  “何方妖孽,居然敢到我峨眉撒野?!”

  ——云海之中,庵堂之内,紫衣女子,如云秀发无风自舞。

  “有趣,有趣,白蛇现,刀兵起,这下子可热闹了。”

  ——山路弯弯,大袖飘飘,俊秀道士,笑得是温文儒雅。

  “居然有人捷足先得了?这还了得!”

  ——林梢月下,纵跃如飞的黄衣人蓦然加速,身形淡化成一道鬼魅般的幻影。

  “叫门这活儿还真不是人干的,累死我了!”

  喊话完毕的小青一张小白脸涨得通红,就差跟狗狗一样伸出个舌头喘气了。

  没办法,“凤鸣岐山水龙吟”这法门是比少林狮子吼来得高雅来得漂亮来得阳春白雪,可那代价也太大了一点。

  “吸气蕴龙卷,吐气成凤鸣”,被白娘子视为“音波导弹”的这玩意儿施展起来损耗相当的大,发出的声音倒是“凤鸣”了,可先决条件是“蕴龙卷”,真气被暴风眼吸水一样哗哗的流,累啊。

  “这也算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吧,声动九霄啊,没准儿能感动天上的神仙,一不小心就给你弄个红鸾星动啥的,再一个不小心就让你进宫当个极品太子妃啊东宫之主啊兼职皇后什么的,那你可就赚翻了,所以说嘛,现在勤快一点累一点是值得的!”

  白娘子笑嘻嘻的打趣了几句,小青是她收留的渔家女,率直而又单纯,娇憨却决不笨蛋,和传说中那个泼辣刁蛮的青蛇完全不同,老实说,如果真要让她进宫当什么太子妃皇后的,她还就舍不得。

  “你说,这仙府的门真能叫开么?都没什么动静的,说不定凶手早就跑路了……”

  小青眼珠子四下乱转,只可惜什么异样都没有看到,她也不相信什么仙府的存在,所谓叫门不过是个玩笑,真个要叫的,是那个把莲花地变成了修罗场的凶手。

  凶手是为了白蛇而来,肯定这一点就足以判断凶手并没有远离现场,原因很简单,白蛇之所以招来血光之灾,无非就是它关系着传说中的神仙洞府,而这仙府可不是一时半刻能找到的,再从废墟的现状开看,棉花地遭到血洗的时间最多也就是在一天之前。

  有句话叫“望山跑死马”,明明看着不远的一座山,能走得你心烦意乱乃至于心灰意懒,“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话,在这个武侠世界同样适用。

  一天的时间,就算是用上轻功,在这山林之中到底能赶多远白娘子也不能确定,不过她可以肯定天赋异禀的小青用上“凤鸣岐山水龙吟”的喊声加上山里特有的回声足以惊动那些有心人。

  “仙府开不开,不是我说了算,而是仙府守卫说了算,不过照我的想法来看,这仙府嘛不一定会开,小黑倒是是多半会出现的……”

  话还没有说完,小青就睁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莲湖,那神情,想来亲眼看到仙府洞开也就不过如此。

  仙府是没有开启,不过这神仙,貌似要出现了。

  无声无息的,莲湖上的夜雾动荡起来,渐渐染上了一层光怪陆离的彩光,那场景,很容易让人想到是湖底有什么绝世奇珍正在绽放着五彩奇光,光晕所及,夜雾也就变得绚烂起来。

  很梦幻的颜色,很玄幻的感觉,让白娘子想到了那些影视大片里用电脑特技加上镜头剪辑弄出来的魔幻特效。

  接下来发生的事,那就更梦幻更玄幻更像是电脑特技了。

  平静的湖水忽然就荡开了一圈圈的涟漪,无数的莲花从水里冒出来,飞快的伸展开来,用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含苞然后绽放。

  不过顷刻之间,或红或白的荷花遍布整个莲湖,红的嫣红如火,白的晶莹如玉,红白二色交相辉映,完全遮盖了那些破破烂烂的荷叶。

  “哇,好漂亮哦,老大,快来看神仙……”

  小青看得是目眩神迷,白娘子也是看了个目瞪口呆——

  这一幕,何等的熟悉何等的似曾相识!

  白娘子差不多以为自己根本没有穿越到一个似曾相识的江湖,而是呆在家里用纯平家庭影院看高清晰DVD,震撼,太震撼了——

  这不就是刘涛版白蛇传里“莲花满湖”那一幕么?

  那里面,青蛇被白蛇镇在西湖湖底,说“莲花满湖之日,就是你小青出世之时”,待到三百年后,白蛇履行诺言再到西湖,用法力催开满湖莲花放了青蛇,那花开刹那的风景,不就是在眼前来了个鲜活的现场直播?

  整个西湖可不小,真要弄个莲花满湖无疑是痴人说梦,那里面开满莲花的“西湖”和眼前这个莲湖也就差不多大,说起来,这里的花开刹那可比电视里的特效还要来得玄幻。

  毕竟,这不是看电视,而是身临其境,视觉冲击哪里可以同日而语?

  很好,很强大,难道说一个小小的穿越引发了传说中的蝴蝶效应,所以让这个纯粹的武侠江湖变成了神话世界一干妖魔鬼怪即将现世出头?

  白娘子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是前仰后合,差不多就要满地打滚了。

  “好,好,好,莲花满湖之日,就是小黑出世之时,有意思,有意思!”

标签: 蛇行 苍茫 武侠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无常契约》原创修正版 莲蓬继续删
下一篇:阴间直播间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