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木乃伊

1:水中古墓

木乃伊

  】日暮萧瑟,烟波笼起。浩浩的神州大地上曾经的金戈铁马化为绵绵的燕语莺鸣,空旷的寥廓里隐隐有一股肃杀。

  】但是在绿草肥水的平原上清风温熹,惹人依恋,别有另一番天地。这时一男一女轻步怡然,满脸堆笑的左右张顾,神情洒帅,从容幸福。这显然是一对爱情的享受者。她们嬉笑的一跃一蹦,如蝶似蜂,欣然异常。待到走近一条河流,水色斑斓,并且彩带划痕,十分触目。不禁纳罕的蹙眉。那个女的说英雄河水有些不对。英雄兀自疑云顿起,说淑慧我们马上回去。顷刻间神情极具紧张起来,与方才判若两人。这时的淑慧一脸的不解,但是英雄这样说便是有道理的。精神的敏感度在有时是茫茫航海里的指南针,对事态有明确的推断与判决。

  】话音未落,忽然那条不过数丈宽的河流突然从静静的淑女形态脱却成狰狞的野人将军的狂恶,水注陡然间飞溅冲天,原本清澈的明亮的河水在一瞬间变作血黑,瑟瑟的水点如弹向四周抛洒开来。只听声若雷轰的怪叫杀那间直抵耳根,全身触动,这时天地变色,滚滚黑云如墨泼一般遮天蔽日。

  】英雄大叫一声淑慧,双手同时似放上了钳制一样紧紧的握住淑慧的手,但是四散的水珠显然比石子硬块要硬实的多,打在手上如刀裁剑戟一般痛不可挡。英雄的手一会儿的时间已经血肉模糊,不忍睹视。淑慧骇然嘶喊,她的双手同样饱尝狠击。疾风呼啸,不知是天苍助纣为虐,还是怪物神力大可辖天地。两个人仅仅单凭一双手的单薄如丝线的牵引便想身体靠近,显然不能如愿。

  】疾啸风吼震天裂地,淑慧恐惧已极的呼喊英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英雄大声说是法老的咒语,话音在潇潇的雾雨雷电中低微到如蚊夜飞。这时陈满黑烟的污暗里远远的传来一股可怕的声响,音色粗犷颤粟,越来越近,无形中雷暴失声,广袤的空间里嵌满了恐怖。人的灵魂在心窍里变向两极,善与恶。

  】在这声音的控制下,万物为之驱使。那是无人知晓的兽语,夹杂着邪恶的罪孽将一切正义毁容。水注终于张狂起来,水体化作长蛇细柔,水注顶部忽然间急剧水花外衍,散散如莲花宝台,渐渐晶莹起来。佳慧与英雄在惊异的一瞬间两手顿然如枪劈失去牵连的气力。英雄狂嘶,拔动身体便向淑慧失衡巻飞的方向跑进,但是身体已经失去了自主的能力。陡然间他自觉自己轻飘起来,身体如风嬉的浮萍摇摇难支,不可控制。淑慧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生命信号。但是这际却有更强大的吞吐天地的狂号在作万象的主宰。哈哈哈,异常的声音似乎只有在深谷里才有如此回响恶耳。英雄你的精明最终敌不过冥王的弹指。淑慧不知被卷向何处。话音震动天地,幽久回荡,人的心肺在腹内荡荡游野。英雄来不急作只言片语的回应,那水注已经化作一颗狮头,狞烈的獠牙暴露,龇目欲裂。庞大与渺小在做挣扎,但是无济于事,一切在强大吸引力下滚进烟笼雾罩里。狮头彰显了极度的丑恶与畏不可范。良久,恶物满足的收敛了狞态。万千生物失色萎蔫,烈烈雄风余威犹盛。天地回响着震撼的颤抖。

  】眨眼间那股水注去势,狮头幻影恢复了清洁明净,蛇神浑圆矮矮顿下。一滩河水静默如初,缭尘雾霭风卷残云被一扫而清。协和的万物生态,天地神像明丽春和,一别方才的肃肃晦气。

  一会儿时间,蛙声阵阵,清风鸣蝉。一派和美幽静。那一条河流水波轻翻,绚姿怡目。却听一阵吵杂声慢慢袭来。竟然是一群粗布葛衣的农人,人人手持一柄农家锄具,显然是发觉了什么异常。其中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眼睛疑光轻扫,抽出一只手挠挠头说明明听到有声响,怎么、、、,他疑惑的向左右张顾。这时其他农人也骚动起来,各自说着各自的触动。但是眼前的事实又毋庸置疑,不容置喙,一切和静如初,没有任何不正常的迹象。突然一个少年从人群里挤了出来,质问似的口气说你们看到我爹娘了吗?那些人摇摇头。老人问说小佳龙你怎么跑到这来了?佳龙说我爹娘说今天气好要进山给我采果子吃,我要跟着一同去,她们说山里有野兽,免的伤害到我,让我等着。我这才一路尾随到这里。说着嘴角里流出一份鬼滑的浮笑。那老人说听话咱们回去,山里有怪兽,专吃小孩。老人本想吓吓他,没想到佳龙根本不放在心上说我爹娘是降妖锄兽的神人,我才不怕呢。一副轻屑的表态行于表。老人说谁告诉你的?我爹娘经常给我讲她们的故事,可好听了。他不知世深险恶,嬉戏的跃跃跳跳,轻盈的身体灵灵生姿。

  】老人刚想再问,忽然听到一声惨烈的嘶叫。一群人满满的一惊,随即双手握紧锄具。眼睛齐齐的向远山巍峨的方向望去,只见数百骑飞尘虎威而来。农人门一阵惊慌,大喊飞贼来啦,大家快跑。那老人顺手去抓佳龙,不晓得佳龙身体灵巧的很,而且似乎早有准备,一低头,迅速的一转身,绕到老人身后,拔腿向相反的方向跑去,恰恰斜迎着骑贼。那老人年老体衰急切之下咳嗽了几声,喊叫说小佳龙听话,快回来。但是愈喊佳龙跑的愈起劲。老人眼见飞贼越来越近,无奈之下蹒跚着向来的方向跑回。

  】佳龙颇有心机,他身体瘦小,借着矮草遮掩着身体,在草丛里穿梭。一心想见见飞贼的国人之处。

  那一群飞贼气焰正盛,浩浩的马群尘土飞扬,河流的水面上布了薄薄的一层黄膜。当真是人未到尘先落。佳龙忽然一阵紧张,他的爹娘正是去山里,这么庞大的一支贼对,会不会、、、。他那里敢多想。额头紧出几颗汗珠,骄阳映下剔透晶亮。他伏在一处密草高台上,只露出颗头眨着澄澈的葡萄眼瞪望着。

奇幻木乃伊

  】前面一条河流挡路,数百骑稍稍收缰缓速下来。一马当先的一个飞贼生的虎背熊腰,十分强壮,加之一头高峻的大马的佐衬,英武异常,凛凛威威。显然他是这数百骑的领首。一会儿时间数百骑踏声停息,但是马嘶之声犹然低沉,一股沁人心脾的素然微微渺渺。佳龙在草丛里暗暗心跳,这么多的飞贼爹娘怎么能够应付过来。心神不由得紧张起来。不过他一个不经世的孩童,对于打打杀杀还是鸿蒙未开的,没有太多的挂虑。曾经他的父亲英雄不知与邪恶交锋过多少次,即便往事随风,烟云逸散,但是少年的心盛犹然将父亲的英迹琐碎的黏合保留,甚至铭刻于心。

  那个大汉粗声浑浑说淌水过河,对岸是肥羊陈酒,还有漂亮的姑娘。这一句话未落,只见骑队一阵骚动,显然是为难得飞来猎物所感染。

  后面有一位急功心切的汉子甩着嗓子说大哥我先试试水深。说罢一小骑队拍马前进,马蹄方一触水,不知怎么,忽然马蹄后抽,仓皇而退。随后骑马次第乱踏。本来作为打家劫舍用的马匹都是经过驯制的精骏,应急遇险都十分灵验,乘骑者也是十分熟谙马匹的举动,但是这一次那大汉确实是利令智昏,再次催马入河。这时后面的马匹也列列下蹄,几乎在同时马匹齐齐发出一阵怪叫,怯怯欲退。这时一阵凉风扫过,不由得凌凌。昂首的领首大哥凭着多年的经历发现了某种异样喊说,全都退回来。一语未罢,忽然河水平波翻动,犹如漫天的雨花溅在水面,旋即难以计数的螃蟹蜂拥而出,爬行速度极快,未待马腿抽出水面,蟹夹已经纷纷钳住马腿,只见殷红近黑的血液汩汩流出。数十骑欲离不能,此刻早有马匹翻倒,乘者不及起身便已经惨不忍睹,遍身血口,液流四野。顷刻间,人马难辨,浑浑恶目。那位领首的大哥惊骇不及,勒转马头,忽忽向远山来向奔去,尾后杂沓黄尘遮天蔽日。

  佳龙在对岸惊呆了。遥遥见扬尘而去的骑马远影模糊,眼前的尸骸马体穿目,灵魂一阵惊惧。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情?他小小的心里发出疑惑自问。对岸一眨眼的时间竟然恢复如初,人马陡然间不知被卷向何处,密草飒飒,迎风摇曳。他不相信自己眼前的所见,揉揉了眼睛,但是所获无差。正在纳罕之际,耳后但觉熏熏温热,回头一瞥,见远处红光映天,灼灼益盛。是村庄遭火劫,他心里滚出一句。可爱的生地,美好的故土一瞬间牵动了一个孩童的浅浅乡情。佳龙再没有兴趣追求刚才的疑窦,一个倒翻身踉踉跄跄的向村里的方向奔去。

  此刻,安和村正在遭受外来突袭。佳龙惊状难名,瑟瑟的立在不远处,但见不知哪里来的一些畸形怪状的人正恶狠狠的烧杀辱掠。这些人额头长有犄角,弯折如牛,面目黑脏,碎牙暴露,铜眼乌暗冷肃,一副狞裂的鬼态,而且身体粗壮,个个手执一杆锋利的叉棍,肆意攒杀。双脚鹰爪状,每行一步,只见深深浅浅的爪印彼此交叠,不时恶叫楚惧,神经为之震栗。许多农人跑顾不暇,已经遭害,尸体堆堆,分散各处,惨状撕心。

  那些恶影气焰正盛,张牙舞爪不可一世。方才那位老人东跌西撞,似乎用尽晚年的心力,佳龙触目惊心,嘶喊一声木爷爷,随即小步如飞跑了过。那位老人是安和村中威望极高的老人,先年因为难以忍受繁华闹市的无端迫害,携着老幼一家隐居于此,简出少游,自己丰衣足食,日子过的倒也逍遥。不过人丁益壮,不经意中反却惹了不少节外之枝。近些年隔三差五总有奇异的旁族他贼衅扰不断,颇费心思。但是自从佳龙的父亲英雄安家此处之后,总算铁蹄之下争得活命。

  姓木的老人眼光迟滞,没有注意到佳龙趔趔趄趄跑了过来。火光漫天已经势不可遏,到处流窜着焦腥,扑鼻而来,令人全身迷顿。但见一个狰狞的怪物一跌一撞的向木老人含杀而去,它紧追不舍,佳龙虽然惶急但是头脑尚且清楚,他在尸体堆里压下身体打了一个翻滚,匍匐着游向那个怪物。老人瘦小体弱,勉强撑持着已经倦极的身体,做生与死的最后挣扎,迷迷的烧烟铺天,老人的眼睛里透露出某种悲凉,这一世的精心构造就这样在一瞬间的消失殆尽,任谁也无法接受可憾的事实。

  终于老人躲过一叉,但是那怪物似乎并不服气,一心要达到某种自我慰藉和能力张扬以及自我升格。佳龙在那怪物的身后不远处,两颗小眼急得夺眶欲裂,心里如插着一把刀,血泉涌而流。小小的生命在杀那间英勇与坚毅起来。

  老人左滚右爬,双手沾满血滑,一不小心,双手失衡,毅然扑在地上,最后的气丝渺渺,好像明白没有经过审判的结束是需要从容对待的,这才像一个阅世之人的形象。他缓缓的转过身体,仰望着已经追过来的怪物,脸上写着一句无语的反抗,死的反抗。

  那个怪物露出得意的浅笑,却显不出它微渺的仁通,它举起尖利的叉子眼光忽然闪出狠厉之色,然而白驹过隙的生死一发之间,那怪物的嘴角却又零星的抽动,愤怒顿时填满了它的全身每处毛孔。正是佳龙见木爷爷危急之时,顺手捡起一杆农家的锄头,竭力举过头顶,蛮蛮的触进的怪物的皮肉。那怪物高壮,而且并非常人,加之佳龙幼小,情急举动显然不能伤到它多少,但是那怪物的愤恨突然转到了佳龙的这儿。怪物扬起的叉头蓦的转回到娇小的佳龙头上,张舞烈烈,十分可怖。佳龙一愣,恐惧之下,一脚后倒,没想到绊倒在一具尸体上。即便烟熏绕绕,但是那叉子的寒光却肃肃凛人。佳龙骇声低抖,却又无可奈何。木老人浑浊的嘶喊一声,爬着抱住怪物的一条腿,试图搬到它,但是即便使尽全力,也是无济于事。这时其他的农人见佳龙在万急之下,嚎啕嘶叫纷纷跑爬近来。那怪物觉腿下痛楚,正是老人拿刀具划它的鹰爪,愤痛齐集的怪物顿时暴露异常的惨狠,它的叉子猛然间又一侧偏,夹着巨大的力气攒了下去,从老人肩头直直穿进,瞬即又拔了出来,登时血注四溅,殷红遍洒。老人微微一抽动,双手缓缓的软松,跌在地上。佳龙嘶哑着嗓子大叫一声木爷爷,不觉里双眼已经潜满泪珠,夺眶欲出。只是情急的态势之下,佳龙尚知自卫,泪痕轻洒在空中化作豪气,一股勇凌满塞胸口。他灵巧的一跳,跃到那怪物身后,再次举起锄头,狠狠向怪物的鹰脚剁去,只听痛烈的长声嘶鸣,尖利的声音令人寒毛倒立。却见那怪物的鹰趾已经被剁下一只,怪物痛不可挡,环身寻找佳龙,小佳龙即便跑动快巧,但是毕竟人小步短,而且周围尸体杂叠,不宜跑动,瞬时间那怪物已经恶眼怒目,叉子随时也

  倒抓,佳龙欲逃不能。这时即便有农人拼死来救,依然不及。其他各处怪物层层,农人惨死如蚁。佳龙见叉子即时便要落下来,木爷爷的惨状马上就会在自己身体上重现,小小的生命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求救宏响。这一瞬间,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个短影,爹娘你们在哪?

  佳龙当然不知英雄与淑惠在何方。平波的海韵,浪花滔滔。那一阵狂卷怒翻过后,英雄与淑惠皆被摄进河流里,却是没有想到看似浅浅的一湾河水居然无底之深,而且碧波清盈的河下储藏着无尽的恐惧与危机。

  河下水波狂浪,滚滚气吞万象,浑然不知身置何处,呜呜阴森之气夹杂在水中,满身肃寒,却不可名言。浪波越来越盛,隐隐发出悲啸,凄凄婉婉。渐而隆隆之音袭来,浑厚荡荡,打的周身无不痛楚。陡然间水浪急滞缓,狭长的一处崖谷阶梯而来,其上潜流急然下泄,撞在下一阶石壁之上,如雾洒飞溅,晶莹泛光。本来在如此漆黑的境地里是只指难见的,但是英雄的双眼分然见得透亮的崖下益发明明可见。但是情势不容乐观,淑惠不知身在何处,而且此刻自己的身体显然难与激波浩浪相抵触,即便是余势也难以驾驭。英雄本想抓住一块石头撑住身体,但是石面平滑,且处处平缓,毫不突兀,下手无处。英雄心底一阵骇然。因为接下来的形势更为险极,身体油滑,正急速向崖下而去,倘若一任流下,定然摔死或重伤。妻儿不知讯息,为父未夫者自甘命运是猥琐的。英雄双手狠狠的朝向无情的石头,身体稍稍减缓下势,但是手指痛楚异常,指尖的血液破肉而出,淌在水里,水色微殷,英雄发出了疼利的低叫。这时空寂的崖谷里回响起惹耳的轻音:英雄你的辉煌不能抵制死亡,死亡是美好的结果,冥王不会将它轻易的让你品尝。英雄满脸肌肉抽动,额头蹙紧,双眉连一。大声的呼喊:法老、、、,只言寥寥,声嘶力竭,寓意无尽。那一股声音带着讥笑潜隐了。英雄的双手吃力不住,啊的一声身体跌进万丝的瀑布状的崖谷深层,唯留音楚凄然。

  良久,森森的寒气打醒了淑惠。她微微的睁开失色的双眼,全身湿漉漉的,而且衣布零烂,十分落拓的样子。一场突来的变故让她娇色的脸上染尽渴望与寂骇。她吃力的爬起,有些支撑不住的摇晃。无神的眼光四处扫了一便。呜呜的低吟,口里浅浅的叫着那个满载希望的名字:英雄。每走一步,空荡荡的黑洞里便传来她步响的回音。周围一片死寂的煞气,绕绕的灰烟,来往穿梭,大概受着某种命令的指示。她故意将脚步再次放的更轻。以致不想引起某些不必要的骚动,发生不必要的索魂。漆漆的漫漫阴晦渐渐低沉,远处忽然闪出一微光亮。圆圆的空熹,使人希望油生。原来是一块莹莹的玉石,镶嵌在黑黑的洞角之上,周遭微微的烟气缭绕徘徊,光纤淼淼,十分怡目。忽然玉石明灭相间,淑惠随变而惧,倒退几步,却不想脚下忽然不知触到什么东西,珰烈烈的一阵激响。借着熙熙的光火,淑惠心里不禁暗叫,天哪,脚后空登,险些跌进万丈深渊。她马上向前一倾,始所谓料她的前面仍然是深渊。这是怎样的路。心里暗问。幸亏前倾的力度不是很大,否则后渊方脱前渊便也索命而去。心底猛然间洒出万溅悲凉,英雄在哪里?生命焦渴的呼喊婉婉的化在一静心湖里。此刻她又该欢天喜地的庆幸,如此险象环生的遇途她淑惠走的比他人从容稳缓。是老天眷顾我,她的心底隐隐的升起一圆熹微。坚定的走下去是对命运最有力的抵抗与臣服。

  这际却传来一声尖叫,刺耳异常。淑惠的心忽然如提在吼,发不出一丝声音。脚下的路显然是两渊夹窄的悬崖独道。她此刻不敢在凭着感觉信步,双脚陡然矜持起来,畏畏缩缩左触右抵,一步一步。然而穿膛的怪叫却越加尖利逼近起来。淑惠立刻紧张,步子不由的局促,身体摇摆不定。更令她焦骇的是脚下的路居然越来越窄,并且滑润异常。精神的驾驭遭到恐惧的冲击,滑腻的路越来越棘步。乖戾的声音逼耳近来,益发刺进了急速的心脏。血液似乎在一瞬间浪涌起来,奔腾的顶上头盖,眼前愈加模糊不清。啊的一声惊叫。她险些掉进深渊,双手在空中此起彼伏的平衡身体。一丝微风吹来大概可以慰藉抖激的心灵。风力离虽然不劲,但是分明杂着一股恶臭,这是魔怪的体臭。呼呼的风响渐急,周围散散的落下了斑驳的碎屑,落进深渊,噼里啪啦,却也十分惹耳。淑惠全身抖粟,心脏似乎要从嘴里吐出来一般,结舌瞠目不敢旁骛的注视眼下的滑路,而两耳却接听着八方来势。头顶忽然掉落许许石子,纷纷打在她的身体上,一瞬间神经一阵朦胧。恶响的回声打在墙壁上,激荡着早已澎湃的心神。淑惠的眼里潜满了泪花,这些晶莹的惧怕的痕迹表现了她的出世微渺,历事稀少。突然怪叫隆隆,吼震撕肺。她的脚步恨不得一步踏出死亡的笼罩,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她明白,所以急躁反败,生与死不过短暂的回光返照的痛苦,何必在烦躁的逼迫下即见阎罗冥君呢。时间在被拉长,恶魔的蹂躏风势愈紧。风陡的化作根根细针,扎进淑惠的肌肤。她不禁发出疼痛的低吟。方才那颗明灭相间的 玉石光辉微弱,浅浅的与阴雾作着缠绵。风针越细越多,吼隆刺耳难忍。这是死亡的坟穴,淑惠在心里暗叫。忽然脚下不知触到什么,身体以失衡右手好似有一丝缕线拂过,只听嗖的声响,瞬即一只灵光之剑流星飞梭,珰的一声,淑惠尚未反应过来,眼前忽然闪亮,手心顿时暖微微的,莹莹的微辉明灭变幻。她心里惊奇,这真是方才的那颗玉石。就在眨眼间,风息隆宁,烟雾散开,玉石好像颇有灵性,愈加光亮起来。淑惠看清了脚下的路,梯状台阶映入眼帘,令她一阵欢喜。顺梯而下,眼前豁然开朗起来。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全部柔宜的大理石铺地,踩上去十分舒适。借助亮光,隐隐可见周围构造之严谨精巧。千石空嵌,叠叠巍峨,仰头望去,早有蒙蒙雾气缭绕,壁画含烟,十分神秘。一扫之间。远见有金造的圣椅煌煌生耀。不禁移步去看,广场中心有一处小小的水湾,中央立着一粗糙的石柱,柱子顶端浑圆,微微凹陷。淑惠疑惑,再一看手上的玉石,登时惊醒大悟,顺手将玉石安放了上去。方一着手,但见万华齐展,一个巨大的空间四角八隅有数百颗大小不齐的玉石晶亮。硕大的阴暗终于变化成通透的光明。

  好大的一座古堡。她的心里自然的流露出一种意识。眼前的一切把她惊呆了,刚才的一见不过冰山一角,真正的磅礴辉煌难以一眼览尽。

标签: 木乃伊 奇幻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花间直播想要做什么?另类直播的新玩法
下一篇:被李国庆鄙视的罗永浩直播带货:人生最后机会,翻车就没得玩了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