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过亿的网红,还觉得生不如死?

  29岁的美国网红、YouTube游戏主播Etika,发布一段告白之后,在2019年6月份的一个黑夜,跳进了纽约东河,他的网红生涯也定格在了那一天。

觉得

  我是网红,但生活很黑暗

  Etika自杀后,好友说他由于长期受网络语言暴力,担心流量下滑,收益有限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变得焦虑甚至抑郁,最后选择了不归路。这似乎和我们想象的网红生活不太一样。网红在大多数眼里,年轻、漂亮、有名、有钱,在同龄人在地铁公交上挤得爆肝的时候,他们打开电脑或者手机,拍短视频,说个段子,于是几万甚至几十万收益到手。但事实证明,光鲜的背后,却是无穷的焦虑,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美妆博主Michelle Phan,YouTube上有880多万粉丝。2011年潘创办公司Ipsy,估值超过了3.5亿(5000万美元)。但因为受不了社交媒体压力,2016年宣布停更"我在社交网络上小心裁剪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我的生活。"而她的在社交网络上的忙碌最终导致了她和家人、朋友疏离,她说:"我发现我越来越孤独、抑郁……我最终发现我迷失了。”

年入过亿的网红,还觉得生不如死?

  那个操粉的网红终于炸号了

  下架内容、封号,甚至刑事责任,这是悬在网红们头上的一把虎头铡。不管是YouTube,还是国内的抖音、微博等,对于违反公序良俗的言行,涉嫌违反法律等内容,都会进行处理,轻则下架内容,重则封号,同时也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斗鱼一个月流水超过百万的主播告诉我,他的账号每隔两个月都会被屏蔽一次,一次一周左右,原因就是因为他喜欢开些擦边的玩笑。“因为在日常生活中都这样,这样直播间气氛也好很多,也没有露骨言论,但被用户举报后,基本上都会被处理。”他每次直播时,都有点战战兢兢,担心不小心又犯规。

  再牛逼的网红,也要臣服于算法

  “不管多大的网红,在YouTube的算法都要臣服。工程师们是主导的大祭司。”这是流传在硅谷的一句笑话,但很真实。

  YouTube的网红们对于平台算法,又爱又恨。因为这直接左右着 YouTube 网红发的这条视频是否会火,这个网红的生命周期是否能得以长期延续。YouTube一分钟会有超过 500 小时的视频上传,YouTube根据用户之前的观察记录,精准地找到单个用户感兴趣的视频,把它推送至到相应用户的推荐观看列表里。同时也会有不同内容的广告被推送给目标用户。而这些点击的高低,也直接决定了网红们的收入、

  网红火的快,凉的也快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凉,所以我要抓紧每一刻,把自己最后的价值榨干,能赚多少是多少,我知道公司也是这么想的。”可可(化名)是一家直播公会的头牌主播,她专门在虎牙上直播,长相甜美,身材傲人,又会唠嗑,所以很多土豪大哥很喜欢在她直播间玩耍,一高兴了可能就是打赏。

  但是她知道,等待着下一步的,就是凉凉,为了在过气之前多赚点,她每天最少直播9个小时,有时甚至超过10个小时,下播之后,和家人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赚到了足够的钱,到时凉了就转型做其他的。”为了避免自己被淘汰,已经红起来的网红们,拼命跨界发展,直播的去拍短视频,上综艺,卖东西,搞MCN,开公司,短视频或者综艺咖,也会横向发展,但大多是一地鸡毛。

  说了这么多,还有些当网红作为创业95后、00后,是不是开始有了打消了这种念头了?其实想要赚钱的方法也并非一定要做网红这一条道路。不妨考虑互联网的创业,加入指尖微赚的平台,平台的机制更多的偏向于累计性,和大多的数的平台一样,可能需要时间去沉淀区积累人人脉圈,但是至少让你不在承受媒体的压力,不会抑郁。且最终的收益也是源源不断。

标签: 觉得 不如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女诗人钟硕、燕窝天涯专访
下一篇:抖音直播卖的纸尿裤靠谱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