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惊雷》到底算不算歌曲?引发的音乐品质与美学的话题

  近日来,网络上热议一首《惊雷》到底算不算原创音乐?为什么会火?的话题,原因是因为杨坤在直播间接受网民就《惊雷》发表看法提问时,批评《惊雷》“恶心,俗气,这就不是一首歌。太难听”。 而《惊雷》原创六道甚至直接回复杨坤”你看《惊雷》现在多火,比你任何一首歌都火”。双方在网络上怼得火热,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其后由这首歌引发到当下音乐圈内关于“抄袭”、“流量”、“圈粉”、“鄙视链”、“低俗”、--------等不少话题。

惊雷

  从《惊雷》到底算不算歌曲?引发热议的话题很多,本人作为一普通音乐爱好者,也想就音乐品质及全民音乐美学素养上,说说自己的肤浅的想法,人之初、性本善,良知使然也。不当之处多批评。

  “全民娱乐”背后,还得多关注音乐的社会价值导向问题。

  网络自媒体时代,是娱乐多样化,自我个性自由发挥的时代,KTV嗨唱一曲,刷个抖音,滤个镜,磨个嘴皮,美个身材,改个逗笑词、满满的都是开心。音乐娱乐可以让人暂时忘却烦恼、焦虑,释放压力。

  娱乐当然是寻找幸福与快乐的重要的来源,网络时代也能帮助广大有梦想、有才华的在去追梦、实现梦想的一个重要路径。全民网上娱乐,一不小心创作个爆款段子就成了网红,以“短、平、快”的方式,成就了自己名利双收,音乐选秀节目能够如火如荼,那就是追梦人心目中有一个信念,是金子总会发光、草根也能一夜成名。

  音乐娱乐,本来就是一个个性化的、天马行空的自我陶醉和释放过程,关起门自娱自乐本无可非议,但在互联网这个大众广庭之中推广,就不得不重新认识音乐本身的现实意义、艺术魅力和社会价值了。

从《惊雷》到底算不算歌曲?引发的音乐品质与美学的话题

  当前的全民网上娱乐,对艺术的美丑不分的问题也让人焦虑。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所说,“今天中国的文盲已经不多了,但是美盲很多”。用在音乐领域,也得到了太多的有识之士的认同。

  美,令人神往,使人陶醉。我们可以对个别感性事务或具体一样东西作出审美判断,亦或是经验性的描述。特别是在音乐领域,当前音乐圈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之势。各流派和风格竞相上演,让人听得眼花缭乱。什么是音乐,音乐的美在哪里,让广大音乐发烧友们娱乐之后又迷失了方向。

  “流量”、“圈粉”时代,爆款的就是主流的吗?流行的就是最好的吗?不好意思!是知识积累限制了我的品味,在这高节奏的互联网时代,我只能吃着快餐跟着感觉走,呵呵!别怨我------已成了太多音乐迷们真实又无奈的感叹。

  物质的丰富并不代表精神上的高雅与美丽,我国经济GDP的快速增长扬了国威,国人的富裕也让世界羡慕,但国人的美学素质提高还任重道远,绅士、儒雅风度的修练,不是一夜能到罗马,美学教育与推广的缺失,已让我们渐失审美能力。希望 “穷的只剩下钱了”真的不是我们最后的尊严。

  首先,音乐是社会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社会价值体现是,能提高人的审美能力,净化人们的心灵,陶冶情操,提高审美情趣,树立崇高的理想。其次是通过音乐能更深入地认识社会生活,音乐蕴涵着丰富的历史的和现实的文化内涵。同时,音乐有利于人的智力开发,提高人的素质,让我们在音乐中有品味的娱乐,有文化美的精神享受。

  在“全民娱乐”背后,还得多关注美丑不分的社会导向问题,让我们在音乐创作和轻松愉快的鉴赏中,去争做一个有修养有的高尚之人,在享受和推广音乐中,还原于音乐本身的“真、善、美”的核心价值。

  “全民娱乐”背后,应尊重音乐是一门学科的严谨性问题。

  明明是音乐科班出身的,在舞台上却唱不过没有音乐基础的草根歌手。明明是努力创作、精心打磨的高大上的音乐作品,却得不到广泛推广与社会认可,明明是著名音乐院校高才生,毕业后却找不到工作,为什么现在的歌曲火一阵就销声匿迹了,不少地方建立起的大大小小音乐殿堂,却留不住太多的观众,只是一座城市的建筑摆设罢了-------种种问题现象,已成了当下音乐领域的怪象。 除了主客观原因,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在“全民娱乐”背后,音乐作为一门学科和艺术的社会导向和音乐美学社会普及等问题。

  音乐做为文化艺术类,它是一门学科。好的音乐需要通过个人的技术、修养和对音乐的理解等来表达意境,它是一门科学,它有特定的节奏、律动、发音等,声音在虚实结合、动静相宜、变在其中发挥着其特有的魅力。

  在现今这样一个多元化的世界里,我们应尊重音乐是一门美学学科的导向问题,别因自己吟唱了一首小调,克隆了几首原唱,有一定的小众粉丝,就认为自己是音乐行家,并妄自菲薄、信口开河地推翻不喜欢的音乐人和作品,伤害的是音乐作为一门学科的严谨性、科学性、社会价值性,诋毁的是众多在音乐道路上付出汗水、辛勤耕耘者们,丑化的只是自身知识浅薄、作风轻浮的歌者个人形象。

  以文化人,音乐领军人物应有的社会责任和担当应在哪?做为音乐领域的大咖们和主流媒体,在网上发声讲明是非的同时,也有义务去做音乐知识和音乐美学的宣传。特别是在这中西音乐大交流,美声、民族、通俗唱法大融合的与时俱进时代,不少的音乐领域的专家学者们也在走精细化发展之路,广大音乐发烧友们也呈现出由大众化向小众化群体发展的趋势之时,常识的引导,非常重要。

  信息化助推知识爆炸时代,音乐领域的大咖们和主流媒体部门,在承担音乐宣传和推广中,还需要发挥其业务引领作用,做好对不同音乐文化知识的社会普及活动,满足于不同人群的认知;特别是在引导走在音乐路上的创作者们,承担起音乐人以应有的社会担当和责任,教育他们如何在相互借鉴、相互促进,吸取精华,去除糟粕的创新中,践行艺术精神和社会责任。

  音乐专家及领军者在丰富和发展现代音乐体系和风格的路上,有必要在满足于不同人群的需要,帮助其正确认的识音乐美学思想,建立起大众化有品质、小众化有格调、社会都能认同的音乐美学体系。也让《惊雷》到底算不算歌曲,不再是人们心中的问号。

  “全民娱乐”背后,是音乐美学素养得从青少年抓起。

  早在夏商周时期,古代先贤就通过制礼作乐,形成了一套颇为完善的礼乐制度,并推广为道德伦理上的礼乐教化,用以维护社会秩序上的人伦和谐。礼乐文明在数千年的中华文明发展史上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至今仍有其强大的生命力。

  三岁小孩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唱爱情、佛系类的歌,真是人生达到了巅峰?让人哭笑不得的背后,是否得考虑对音乐美学素养教育,应该从青少年抓起。

  知名华语歌手柯以敏在《超级演说家2018》中,分享音乐教育的感受时,以演讲者的身份,痛斥当下音乐教育现状,在一次担任评委,问选手关于大调、小调的问题。你知道这位选手怎么回答吗?唱歌是没有调的,柯老师,但是我妈告诉我说,做人要低调,所以今天我唱的就是低调。她直言不讳地说:“这是音乐界的悲哀!”。

  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说过,一个国家的强盛是在小学教师的讲台上完成的。音乐是中小学音乐课作为一门美学必修课程,要想有所发展和繁荣,还得从青少年抓起。

  培养学生在音乐中认识美、爱好美和创造美的能力,在九年制全民教育中,部分教育系统只是把音乐当副科、小科内容,不给予重视,与体育课一样,处于"一个哨子两个球,学生老师都自由"的尴尬局面,一个在没有在美学教育的环境中培养的小孩,难免会存在修养缺失、情感单一,一味追求功利性的学子人格,我想,其在未来人生的路上也难以有更多的升华。

  美感教育或审美教育,是全面发展教育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做好基础教育,真的很重要!常识欠缺,基础教育缺乏理想和美学,急功近利和浮躁纠缠在一起,真的值得我们对教育的警惕和反思。现代人对美的麻木、对实用性的追求,导致审美偏差,审美教育势在必行。对当前音乐课的升学考级评价体系弱化等问题, 值得有关部门思考。

  “全民娱乐”背后,是传播者对音乐品质追求的社会担当问题

  从《惊雷》到底算不算歌曲?引发的是商业演出行为中对音乐品质追求的社会担当问题。好的作品需要平台推广,让大众接收、聆听和分享。如果音乐只靠商业化音乐经营模式,主流阵地为辅,很难把好的音乐推广出来。

  音乐本是一门育人、化人的艺术。当下,有部分电视网络平台的商业化受利益驱动,在音乐节目策划、制作和实施中,一切让位于商品商业运作。导致对音乐艺术作品质量的高低淡化,明明是竞技类,变成了娱乐休闲类,明明是音乐盛典变成了商品推销场。音乐推广者受活动资金保障的影响,不得不屈服于商业行为,其中不乏有一些著名的艺术家及导演们,在音乐演唱活动策划中,不得不面对现实,不得不向物质和金钱低头,当然,从这里出台的音乐盛会,质量和效果也只能打折扣。

  好的网络化与商业化音乐推广,能造就了一批好的作品与歌手。低下的商业推广,难免让听众感受的只是充满铜臭味的卖唱活动,分部音乐迷从一开始就内心深处有抵制情绪,这样的模式,流失了的只会是更多知音的群体,对粗制滥造、泛滥成灾的类似节目,我相信也不会有更多关注。

  “一开始就是谎言,得到的结果也只能是谎言”。接上句同理,音乐中的人和作品,一开始就是虚假与糟粕的,其结果当然也是虚假与糟粕。有多少场音乐商业选秀节目及有些所谓的网络主播台,能一直留下来捧场的,我不说大家都知道,一群粉与一群网络水军在不分昼夜的在为雇主打call,在这里我只能说声呵呵。当此消彼长的大潮退下,留下的只能是一些在海滩上丑陋的裸奔者,再次重复那“皇帝的新衣”。

  网络信息化时代高速发展,助推了音乐市场的繁荣。但不得不承认,受不健全的网络化评价机制运作,当前网络上的音乐排行榜,有多少作品的排行是真实民意表达。

  太多的音乐商业化、娱乐化,太多的虚假推广方式,不但弱化音乐自身的品质,也让懵懵懂懂的听众,在接受低等的听觉冲击和毒化。习惯成自然,长此以往,恶俗,俗气的,在他们眼里,也许就是最美的。

  这样的评价机制,捧红的是昙花一现的人和作品,服务的是商业利益者,弱化掉的肯定是音乐本身应有的审美体验以及情感、态度、价值观的熏陶。也很难说,从商业化培养出的艺人,难能有更多的社会担当和高尚的价值取向。

  “全民娱乐”的音乐背后,考问的是网络评判机构的科学性、公平性、正义性和社会诚信,考验的是商业活动策划者对音乐美学、音乐品质追求的社会担当。

  在回归原本的现今,该到了音乐领域的正本清源时刻了,有关部门和专家应有所作为和担当,在音乐圈的上层建筑上,探讨和建立起良好的运行机制。

  绕梁三日,余音不绝,欢快洒落在心窝里,宛如一些活泼轻盈的精灵,在为心灵进行一次洗礼。“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与音乐人一样,作为听众,我们也在用声音追求光与美,让我们携手努力,让音乐的艺术魅力与纯洁的音乐圈在网络空间中渐渐的清朗起来,让更多的天籁之音相伴于我们一生。

标签: 惊雷 美学 不算 引发 品质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罗永浩强力证明:抖音的电商带货基因确实不如快手
下一篇:判断音、形、义的对错须以最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为准(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