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线-开始

  今天接到电话,又被借调出差,刚刚回来两周,这边的工作还有好些没有处理完,家里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妥善好,也许,这就是新冠疫情导致的。我所在的公司是外企,一个基本上不用出差的外企,从事的是楼宇自控工作,一个普通的工程师,基本上就是销售跑下项目,然后领导安排我去管理调试验收,总之除了付款不用我操心,但是最近两年则总是被借调出去。

平行线

  我是一个80后,靠前的那一列,没有什么大的志向,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金钱欲望,也许,大多数80后都和我一样,普普通通的上班,下班,回家,固定假期陪妻儿出去转转,每天重复,每年重复,就这样平平淡淡的重复下去。

  其实我不是很擅长写作,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文字仿佛已经失去了很久 ,太多的语音,短视频,直播,我也天天刷抖音,看视频,听小说,但是突然之间我发现我已经奔四了,我应该写些什么,不是回忆录,是我想留下一些回忆,一些感受,这社会变化太快了,太快了。

  我以前也写过微博,只是随时随感,没有系统的记录,而且也很肤浅。幻想过武侠,幻想过生活,幻想过一切80后都幻想过的东西,最终被现实生活打醒。

  天涯,猫扑,我想80后都很熟悉,就如同QQ一样,曾经疯狂的在上面猎奇,评论,我想我是经过这样的一段时间的,不像现在的多媒体,如此的多,如此的方便,像今日头条,百家号,抖音等等。

  为什么我选择在天涯上记录自己呢,可能还是怀念吧,怀念那个曾经的慢节奏,曾经的学生时代。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感想很多,仿佛一下子打破了以往的平静,但是没有起波澜,只是一下子突然想明白了,也许是自己想明白了什么,明白了生活,明白了妻儿,明白了自己,明白了一些事情。

  我生活在中国的四大直辖市之一的天津,一个曾经辉煌过,如今沉默的城市,谈不上他不好,也 谈不上他好,只是他比较容易接纳百川人士,容易慢慢的让人适应。

  我也北漂过,漂过几年,没有成功,也没想过留下,因为我是天津人,我有自己的后路,我不用像其他外地人要力争改变自己的生活,只有扎根大都市。曾经刚刚毕业的时候,在北京的一家私人公司工作,做油田工业自动化的,长期出差外地油田,一群人在出差的路上,一位老师傅感叹道,我们一起出差,一起工作,只有我是大城市的孩子。当时我没有感觉我和别人不一样,我也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优越感,但是为什么他会这样想,为什么他把三大直辖市的天津做为大城市,那个时候成都还不是直辖市, 还有杭州的阿里巴巴也没有什么名气,华为也没有强大到如今的地步。我没有听明白,也确实没有理解,直到后来慢慢才明白,他不是羡慕,是嫉妒,一个在北京生活那么多年的老师傅会嫉妒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城市学生。

  2006年的北京还没有如此的特殊,如此的高房价,如此的望而不及。那年我只身一人独闯北京,一个从出生到大学就没有出过天津的人,要面临一个人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新奇,激动,还有一些小怯懦。第一天报到,安排了住宿,第二天被安排任丘出差,负责对公司收购的一个技术做图纸复原。为什么要图纸复原?收购了,应该有现有的图纸啊,没有弄明白,也没问,反正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于是我去了任丘,住进了工厂里的宿舍。

平行线-开始

  第二天我被介绍给了工厂的工人们,于是开始了和一个老先生合作,后来知道他是这个设备的专利人,他把专利转给了公司,公司通过他的专利进入油田的一个清洗领域。我被告知的工作是白天配合老先生调试设备,下班后对这个设备进行尺寸测量,并还原图纸包括三位组装立体图。就这样我在这里工作了大概1个月吧,说实话,刚毕业什么都不懂,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老先生貌似从不和我多说一句话,可能他知道我就是来偷学的,处处防着我,甚至我都看不到他调试这个设备的步骤,怎么算调好了,怎么算没调好,不清楚,也不知道。甚至我回家后,找我三叔问他,这个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的(本身我是油田的孩子),他找了一个老工程师,把我画的图纸看了看,说这个是油田用的渗透式反冲洗器,专门用来清洗过滤被石油污染的水的装置,这才恍然大悟,在那个老先生身旁一个月还不如人家一个小时的讲述。为什么呢?但是确实没有明白,感觉这个老先生太小气,太吝啬。那个时候太单纯,没有往人性去考虑,这是我上班遇上的第一件事,也是后面慢慢积累的人性可悲的开始。他没有错,是我太大度了。

  随后就是这个设备在油田的安装调试,我给公司留下图纸,三维立体组装图,再往后我就去跟随一个老师傅学调试变频器,仪器仪表了,至于这个项目的调试则留给了一个哈工大的研究生负责。我当时还奇怪,哈工大研究生都能招了,这个只有几个人的小公司潜力无限啊。

  算上我,和我前后进公司的有三个应届毕业生,还有一个研究生,一个和对象租房子住,其他连个和我一起住宿舍。那个研究生给我感觉还是不错的,很开朗,唱歌很好听,英语很厉害,能和老外唠嗑,探讨技术。和我一起住宿舍的应届生则总是一副老派像,刚上大学的时候,宿舍几个也是脾气不和,慢慢就好了,可是事实并不像我想的那样,大学我们是学生,工作我们是同事,这是两个不同的名称,也是不可以同一对待的,你的善良不能换来别人的善良,甚至会成为攻击你的很好的弱点,这就是刚毕业应该转换的思路,只有快速转换自己的思路,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职场求知和学业求知的方法是不同的,也是有技巧的,没有人告诉我,只有慢慢体会,慢慢摸索。

  北京的三年工作,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值得怀念的,只是提前给了我一些教训,一些社会职场认知,一些生活在大城市外来人的生存之道,后面我会穿插着写一些那个时候的人和事,添加些现在的分析和感悟吧。

标签: 平行线 开始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抖音“98k女神”加盟虎牙平台打破平衡,一句“nice”吸粉百万,你怎么看?
下一篇:从直播翻车到65亿,看懂爆发式增长的背后逻辑,你就是下一个传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