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乐“非凡”赛场惹怒金星 撇清与舒淇恋情 不雅动作招质疑

   七夕之夜,浙江卫视中国蓝别克关怀《非同凡响》“非凡10进9”比赛上演。台风梅花“梅超风”的肆虐,难挡“非凡”七夕唱情歌。当晚异性恋、同性恋、朋友情、师生情等情感四溢。“顶风”前来助阵的嘉宾余文乐行生杀大权,力保“疗伤系女孩”紫萁晋级,最终毛妮卓玛抱着遗憾离开舞台。这一结果令不少人不满。再加上余文乐“唱歌摸裆”惹争议,他被一些观众评价为“比赛最该淘汰的人”。而评委金星也对余文乐的选择颇有不满,称紫萁是借运气才晋级的,“下个星期,你就没这运气了。”而制作人为爱徒辩护,不惜对赛制“造反”,连总导演曹启泰都“护短”节目。

撇清

  为电影推荐“非凡”选手

   忙于赶拍《春娇与志明》等电影的余文乐,不惧“梅超风”淫威,当日抽空赶至杭州助阵“非凡10进9”比赛,和别克关怀《非同凡响》一起过七夕。余文乐表示,之所以把七夕留给“非凡”,是因为之前自己和浙江卫视有过合作,印象深刻,一直很希望能再有合作机会,接受到邀约后完全没任何犹豫地就安排好时间过来。他表示,自己之前看过“非凡”节目片段,感觉比赛相当激烈,更为比赛的公平所打动,“一个比赛能做到公平这两个字,非常难得,我了解的很多比赛都有很多因素在里面做干扰。”并表示如果他来参加“非凡”的话,也有信心能进10强,倒不是自己有多强,而是自己一旦报名了,必定是抱定一拼的自信,信心正是他认为的比赛取胜法宝,并寄语“非凡”选手用信心迎接接下来的比赛,“能进10强的选手,基本功不用再讲;最重要的是信心,站在舞台上,紧张或没有信心的话,再好的唱功都发挥不出来。”此前有消息称,余文乐“非凡”此行,另藏为《春娇与志明》、《血滴子》等几部大电影选歌手的重任。对此,余文乐不否认自己有此想法,称如果看到合适的选手,一定会向导演做推荐。

  没福和舒淇交往

   七夕佳节,余文乐一个人来参加“非凡”,其感情问题自然受关注。日前,有媒体拍到舒淇、王力宏在美国纽约牵手逛街,疑似感情复合。被问及此,余文乐一脸茫然:“我真不知道,我没看这个新闻,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很奇怪,王力宏和我没什么关系?”接着,他一阵恍然,“哦,我知道了,早一阵子大家说我和舒淇有什么,都是工作合作时传的吧。我应该没有可能(和她交往),没那么好的福气。”

  唱歌摸裆招质疑

   节目进行时,余文乐作为重量级嘉宾在最后环节登台,热力四射地大展歌喉唱新歌《你说我太帅》,不时跑近观众席握手,引发粉丝尖叫声连连,算是给“非凡”选手身体力行地上了一堂“台风课”。也许是受现场音乐气氛感染,余文乐表现得情绪高涨,唱到HIGH时不时拿手摸裤裆,做出类似迈克尔·杰克逊的动作,与其平时公众形象大相径庭,令现场观众大为愕然。不少媒体评审都质疑称,余文乐显然High过头了,且不注意这是电视直播的场合,有点玩过头了。还有观众遗憾地称,余文乐全程自HIgh,缺乏和“非凡”选手的互动。

   “乱点”晋级 惹怒金星

   当然,余文乐当晚最大使命,还是行使生杀大权,直接保送在台上待定的紫萁、毛妮卓玛、鲁珺琦三位中的一位晋级。三位选手先各自清唱了30秒的歌亮出好声音,余文乐几乎没太多想,直接就选了紫萁,再度引发现场观众的愕然,台下嘘声一片,大呼“选错了吧”。而被问及缘由时,余文乐答:“我相信三个人的唱功、能力都不用去比了,但我想,30秒的时间,他们一定非常紧张,我觉得,嗯,紫萁专心完成任务,很有信心,这很重要。”紫萁是三人中惟一一个没控制好演唱时间的。如此牵强的解释,引发现场媒体议论,“驴头不对马嘴,没听懂这什么理由啊?”

   对此,评委也意见不小。比赛快结束时,评委金星按捺不住地直抒心意,指称紫萁的晋级是靠运气,“最后的演唱,大家都能听出来,毛妮卓玛、鲁珺琦都唱得不错。余先生这么一点,紫萁,是你运气好。但是下个星期,你就没这运气了,比赛还得靠实力。”如此明确地指责余文乐“保送失误’,不怕余文乐不开心吗?金星坦率表示,他已经很给余文乐留面子了,不然还会说得更明白。

  被问“同性恋” 曹轩宾“暧昧”应对

   对唱环节,曹轩宾选择了曾力轩,两名男子黑衣分据舞台两端,一个吉他,一个钢琴,配合默契。评委张东点评称,两个男人的情歌翻唱,“把我听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我就把灯亮了。”而上一场,曹轩宾饮泣演唱《可惜不是你》,数度拥抱对手张玮,引起其性取向问题,在网上得到好一阵热炒。赛前媒体见面会上,被直接问到是否同性恋时,曹轩宾不承认也不否认地转移话题:“同性恋的话题早就过时了。你觉得呢,不谈这些,我们还是谈音乐吧。”但很坚决地否认张玮是他“爱人”的说法,“《可惜不是你》是我十来年前的歌了,我认识张玮才多久,难道我创作这歌时就梦到他了吗?”不过,曹轩宾硬碰硬地应对了一些质疑他的问题,现场一时颇见火药味。转当歌手是因为制作版权被瞒报?“那是以前的事了。”少小爱唱歌为何出专辑总失败?“那是我以前当制作人太忙了,没功夫搭理当歌手、专辑之类的,出专辑贴点钱,那也很正常。”选秀能造就歌手吗?“参加选秀,主要是积累一下粉丝、人气,能不能在歌手道路上走下去,还得看个人资质。”

   旧质疑未消,新质疑又起。“非凡10进9”比赛,有网友指出,曹轩宾作为“圈内人”被照顾得厉害,整个赛制妨碍比赛公正,“合唱环节,两次都是曹轩宾第一个唱,常石磊、张东这些评委打分前先说下和他多少年交情,然后就说他第一个唱,很容易被注意,就算音抖,也给他分,听得我很无语啊……像‘虽然有点瑕疵,音不准,但就是好听’这种评价,摆明了交情分嘛,还比什么比?”对此,浙江卫视节目组表示,曹轩宾和不少评委、制作人相熟是事实,但他是“好声音”也是事实,相信评委不会徇私情,“如果发现人情分,一定采取措施。”

  大壮小胖否认“黑社会”

   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到目前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大壮小胖,如果100万元、比赛晋级摆在面前,他们如何“二选一”时,大壮态度坚定:“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我要比赛,不要100万元。参加这个比赛,就不是冲着钱去的。要挣钱的话,很容易。”如此豪情令人联想到关于两人流传广泛的“黑社会”传言,称两人10年前就加入“黑社会”沦落到差点被打死的地步。而当事人始终未予回应。被问及此,大壮笑了,“这些帖子、报道,我们都看到过,只能说什么样的人才能编出这些东西啊。这么说吧,小胖10年前才11岁,要是他11岁就能加入‘黑社会’,那他也太棒了。” 大壮与小胖、林俊逸三个大男人合唱《我愿意》,也得了满分。

   制作人“造反” 曹启泰自辩

   当晚比赛分为十人合唱、两两对唱、个人单唱三轮,对唱环节中,风格完全不同、身高相差最大的白若溪、阿克江对唱《思念》,最受期待。两人双双白衣,一个吉他,一个清唱,一站一坐,借一根白色羽毛演绎故事,一股校园纯恋气氛呼之欲出,加上配合完美的声音,得到了评委的一致好评,送出最高分5分。一向刻薄的金星都不吝赞扬,“非常好,舞台调度和海拔分配比例都特别好,声音也特别协调。”因没有制作人而不得不“裸唱”的阿克江表示,虽然张亚东拒绝了他,但他始终期待能有个制作人来指点他,这次多亏有张玮等一帮“非凡”落选选手留下了帮他出谋划策。

   相比之下,毛妮卓玛、邓川合唱《屋顶》,成了“爱的反面教材”。两人全程几乎零交流,连主持人朱丹都看不下去“勒令”牵手,两人很生硬地抬起手高高握着,令朱丹再“发飙”,“情侣哪有这样握手的。”评委张东表示,看完两人合唱节目,只感觉两人互相毫无感觉,就算牵手了,依然没传达出爱意,“身体上代表不了感情上。爱,要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身体的。”结果,这对组合得了个零分。

余文乐“非凡”赛场惹怒金星 撇清与舒淇恋情 不雅动作招质疑

   此外,由于门徒参赛,一些不在场的制作人“护徒心切”,纷纷通过现场视频连线等形式“抗议赛制”,来了个“大造反”。远程听到金星、朱桦等评委对爱徒林俊逸的评价,制作人文雅几乎是认为评委对她徒儿“双重标准”,“我觉得,他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他唱功很好,大家期待更高,因为没有毛病可挑。你唱得再好,大家都觉得也就这样。”徒弟邓川危险晋级,周治平在视频那头“教训”了起来,却被读出“指桑骂槐”的意思,“两个人对唱的练习时间显然不够。不要把比赛想得那么简单,要聪明一点。”爱徒鲁珺琦坐在待定席,李正帆“炮轰”得更直接:“唱歌时间也太短了,一首歌只有一分半时间,怎么可能见到什么水平,好可惜,加到两分半(的话),就好一点。”

   一些观众也会很自然地拿“非凡”和快女做比较,有部分观众就指出,快女舞美要强过“非凡”。“非凡”总导演曹启泰很自信地回应称自己一点不担心被比下去,也没打算做改变,“要比的话,他们有更多逊色的,而且还没机会改进呢,大家各擅专长吧。何况,我也并不认为,摇晃的镜头,就是好的舞美。另外,对于网上的说法,我一贯尊重,所以我从来不看。”曹启泰强调,“非凡”是“不一样的选秀”,比如现场全部乐队伴奏,而不是像所有其他选秀那样用伴唱光盘、卡带之类的;对选手食住行的待遇高,“很多选手都有种发自内心的震撼,说‘非凡’是真正把他们当人看,当他们是明日之星。”

标签: 撇清 余文乐 舒淇 金星 赛场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专访美西西答案茶:答案茶商标维权绝不退步,侵权必究
下一篇:我和互联网二十年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