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互联网二十年

  1998年,我上高二。家门口路边开始出现网吧,里面大概有6、7台电脑。那时有一个前沿而又时髦的词语叫“网上冲浪”。暑假的时候,和同学跑到网吧,看见有人在玩游戏,画面比游戏厅里的街机游戏要强一万倍,那时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后来知道了那款游戏的名字:三角洲,然后一直玩到了大学。这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电脑游戏,它对我的影响是,从那以后FPS游戏始终是我的最爱,没有之一。

互联网

  2001年,正上大二,在学校旁边卖盗版碟的小店里发现了一个叫“荣誉勋章”的游戏,于是买回去试试。结果一下被里面的情节和画面震撼了,尤其是诺曼底登陆那段,和“拯救大兵瑞恩”里面的情节一模一样。于是,荣誉勋章系列也就成了必玩游戏之一。到了2012年,荣誉勋章战士,随着“老妈”的葬礼,灰鲸鲨小队不复存在,荣誉勋章系列就此终结,以后就很少再见到EA那个challenge everything的标志了。

  2003年,我大三,“使命召唤”横空出世,在我的游戏目录里面又增加了一个必玩项目。2007年,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我以普莱斯的身份和长官潜伏在普里皮亚季的草丛中,当敌军的BMP从身边隆隆驶过,音箱里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和敌军的脚步声,整个身体都在震颤,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无以言表。这一段也被奉为FPS游戏史上的经典之作。时至今日,使命召唤系列已经出到15了,可惜我的电脑配置已经带不起来最新的游戏了,我也失去了玩游戏的兴致。还有极品飞车,还有后来的战地系列等等,都曾给我带来了无尽的乐趣。

  有一天,上三年级的儿子吵着说要我在手机上给他下王者荣耀和吃鸡。我笑了笑,告诉他:不行。说起现在风靡的吃鸡,还有之前的穿越火线。那么,不得不提CS了。从大一的下学期开始到大四,CS是学校周围各种网吧、网城的主打,在鼎盛时期,所有的网吧没有一台电脑不玩CS的,去晚了还得排队,fire in the hole与go go go的声音如同天籁之音。记得当时工大正门对面有一栋楼,下面是小餐馆,上面全是各种网吧,我们称之为“北楼”,与校园里的主教学楼、西楼和东楼遥相呼应。有那么一段时间,不上课的时候基本都泡在北楼打CS。记得大二的国庆节,我没回家,7天的时间,除了睡觉吃饭就是在网吧打CS,神魂颠倒。有那么一段时间,在看到某些熟悉的枪械时,脑海中第一个浮现出来的是它们在CS里的购买快捷键。再后来,参加工作了,刚开始那几年还和办公室的哥们儿们一起连局域网打CS,忙里偷乐。只是现在一起打CS的那些人,大多各奔天涯。

  说起天涯,又想到了天涯论坛,又想到了当年那些红极一时的门户网站。记得最早的一些论坛是叫信息港,某某城市信息港。后来信息港不再叫了,某某论坛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03、04年的时候,Chinaren风靡校园,各种各样的校友录,大学的、高中的、初中的、小学的,如果不是我幼儿园整班直升小学,那肯定还会有个幼儿园的校友录。04年毕业前后,和大学同学就在校友录上各种留言、发照片,比谁登陆的次数多,不亦乐乎。但随着工作,留言越来越少,慢慢的,几个月也不见一个人说话。我偶尔上去翻看那些留言和照片,缅怀一下大学生活。再后来,Chinaren没落了,销声匿迹。

  然后就是西祠胡同和天涯论坛了,西祠胡同我去的不多,大部分时间是泡在天涯论坛上。那个时候的天涯论坛高手如云、大神聚集。很多帖子言辞犀利、观点独到,主贴和跟帖交相辉映,每次看帖的时候都总感觉高山仰止,在那里拓展了自己的知识面,堪称网络大学。

我和互联网二十年

  还有06、07年的时候,喜欢上了铁血论坛,每天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铁血论坛。那种感觉就像上高中时,每月固定的时间都要跑到校门口的书店,问问老板“兵器世界”到了没。从台海危机到南联盟大使馆,再到911,还有各种武器装备。插一句911,那是大二的某天,和同学在校外的小餐馆打牙祭,突然电视节目全部换成了客机撞向双子大楼的画面,从此“恐怖主义”的名词让每一个人耳熟能详。在哪里看过一句话是这样说的:要说起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我还是认为拉登应该排在第一位。正是911把美国拖进了一个泥潭,为中国赢得了发展的时间。若非此,恐怕我们见到辽宁号编队、见到大驱下饺子、见到歼20上天的时间还得往后拖。但不知什么时候,铁血论坛的画风变了,一群意淫强国的家伙天天发一些意淫强国的帖子,所以我把铁血论坛从收藏夹里删除了。铁血也变成一种“风格”的代名词。

  不久前,在天涯上看到一篇“铁血”风格的帖子,忍不住回复了一下,结果遭至围攻。本着科普精神想解释一番,结果惊讶的发现我被楼主拉入了黑名单,无法回复。后来有跟帖和我一样指出了主贴的错误之处,楼主最后把错误处改了,同时也把那些指出他错误的跟帖都删了,我也还是在黑名单里。再后来,还有帖子指责我楼主说的无比正确,我眼瞎没看见。好吧,套路太深,我惹不起,躲还不成吗?希望这些人只是键盘侠而已。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曾经在QQ签名上更新过一条说说:天涯沦落了。

  如果说能打败自己的只有自己,那么能打败QQ的只有腾讯自己了,MSN都不行。2000年开始用QQ,那时的QQ叫OICQ,中文网络寻呼机。在QQ之前,我和高中同学的联系主要是书信往来,大家互诉衷肠,说说思念之情,描述一下大学新生活,偶尔还互寄照片。这些信件我保留至今。但是QQ一下打破了书信的习惯,网吧聊QQ多方便及时和快捷。于是开启了QQ聊天模式。在此之前,为了练习打字,还学习了一阵五笔输入法,不过背得人头昏脑涨。还是用拼音慢慢敲字吧。但通过QQ聊天使我的拼音输入速度有了质的飞越,最夸张的时候开了十几个窗口同时聊,同学+网友一一搞定。当时,痞子蔡的“轻舞飞扬”从那边传了过来,红透两岸,启发了网恋模式。网友见面成了很潮的事情,不过慢慢地被炮火侵蚀了。这里得提一下,我从接触网络至今,还没面基过网友,哪怕是在网友见面最流行的时期,略有遗憾。

  曾有一段时期,收集QQ号成了一种潮流,班上天天上网的那几个没事就申请QQ号,随手甩出一打。我现在的QQ号是七位数,还算是个靓号,就是那时候来的,用了18年,中间被盗数次,在此感谢腾讯公司的密码保护措施。曾一度,QQ靓号被拍卖到天价,我就是好奇,那些花了好几万买的QQ号,现在还用么?

  腾讯公司还不停地推出新的QQ附加业务。上班后,“偷菜”风靡了一段时间。那阵子,晚上不关电脑,不关QQ,半夜起来尿尿的时候都要看看自己的菜园子是否安全,然后再去顺一把别人家地里长出来的新菜。网上有段子说,最早的企鹅还带着笑脸,慢慢地笑脸消失了,现在企鹅越发臃肿,只是连身子都变成了碎片。

  现在,每天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后都要开QQ。虽然大部分好友的头像都是灰色,虽然还用QQ聊天的只剩下一两个人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用它来给自己传点文件,并坚持把最新的照片传到相册上。总还是有人看的,对么?

  说完了论坛,还得说一下电脑。2001年,老爹给我买了第一台电脑,就是那种大屁股飞利浦显示器的。用的ATI的一款显卡,玩三角洲绝对流畅。放在当时也是高配,后来为了便于玩游戏转向了 NVIDIA。现在 NVIDIA出到了1080,玩最新的FPS游戏应该很顺畅,只是我不玩了,也不需要追随显卡更新的脚步了。第一台电脑还有软驱,高中和大一大二的微机课或CAD课还要用软盘来存储文件,极易丢失,买起来都是按盒买的,胜在颜色多样。我的第一台电脑系统容易崩溃,我自己又不会整,找了同学来帮忙。教我如何进入BIOS中设置优先启动顺序,然后再进入DOS中格盘和装系统。再后来不远千里用火车把电脑托运到了大学,买每期的“电脑爱好者”,没事研究一下NVIDIA打游戏好呢,还是ATI打游戏好,实在不行就超频,CPU的小风扇不够用了,机箱盖拆开,风扇照着直吹。有天串门发现隔壁宿舍还有更无聊的人,把键盘上的键帽一个一个扣下来泡在水里用洗衣粉洗,比我把鼠标上的滚轮拆下来洗更变态!2004年为了毕业设计,宿舍四人合买了一个杀毒软件和一个U盘。买杀毒软件是为了吸取“熊猫烧香”的教训,害怕把毕设给弄没了;U盘是朗科的,100多块钱的样子吧,8M。对,你没有看错,因为那时我的电脑硬盘一共50G,分了5个区。

  随着目前的发展趋势,光驱也变得可有可无。但在我的那台电脑上光驱重要无比。因为没有光驱,各种盗版碟就发挥不了作用。那时候还没听过知识产权,看电影是盗版DVD。我们利用中午吃饭的时间,在校门口租碟的小黑房子里看完了“黑客帝国”,集体刷新了当时的三观,Neo在里面躲子弹的镜头成了一代经典,并发明了以后在游戏和电影中广泛使用的“子弹时间”。有个高中同学告诉我们,就是因为“黑客帝国”他才选择了计算机专业。

  系统盘从盗版的WIN95、97、me一路买到了2000和XP,游戏碟更不用说了。买盗版游戏光碟的恶趣味一直持续到几年前。不过,在网上下电影的习惯从那时影响至今,我从来不在线观看,所有的电影和美剧都是下载下来,硬盘不够用就买移动硬盘,目前已有7T的电影了,但为了保护知识产权,我只自己看,不外传。

  电影里面有特殊的一类,不用我说大家都能猜到。刚上大学的时候,去网吧看各类H网站也是一大乐趣。那时候H网站什么内容都不禁,为我打开了另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让我学到了很多知识。

  除了各种娱乐项目,我当然还要学习了。曾经心血来潮玩过一段时间的flash,在当时的网页制作三剑客中,我也只记得这个了。那时候flsah的代表作非“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莫属,各种各样的版本早已忘了,只记得一句:翠花,上酸菜(记得要用东北腔念出来)。

  在那个没有“敏感词”的时代,百花齐放,甚是精彩。

  再扯点别的吧,主播。不对,应该是广播,各种电台和主持人,还有早期的聊天室和后来的语音聊天室。那时候几乎人手一台小广播,我以听英语的名义买了台德声,晚上在宿舍聊完了女生,就听听各种音乐台,当时喜欢南京音乐广播一个叫ZY的主持人,她还出了一本书,后来C美女买了这本书从南京带回来送给我。放现在,那也是当红主播。当然,除了音乐台,我们偶尔也会听听健康知识讲座。

  语音聊天室兴起的时候,网吧里有各种声音,谈情的、说爱的、唱歌的、骂仗的。大学后面两年开始流行拍DV,不知那算不算是自媒体时代的启蒙。至今仍记着的一个叫金花路5号,一个叫我的黄金时代。我不玩抖音,虽然我老婆和儿子很喜欢;我也讨厌单位每年拍什么微电影。但我怀念那个DV流行的时代,那里面探讨爱情、讲述奋斗。

  大学毕业前我总结大学里不存在这样的男生:没打过CS、没看过H片、没听过广播。

  最后,再提一下手机吧。大学里我买的第一个手机也是唯一一个手机是诺基亚2100。那个手机的背面可以放一张小照片,那个诺基亚我用了五年,放过两个女孩的照片,X和Z。现在那个手机放在爸妈家的书桌里,儿子小时候偶尔还玩过,只是手机后面再没放过其她女孩的照片了。那时移动公司推出了校园计划,周董做的广告,我的地盘我做主。每月包几百条短信,我练就了一手盲打的本领。只是现在用不上了,微信里发条语音或视频的事情,谁还费劲敲字啊,除非遇到开会。那阵子,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和诺基亚争了好久,但始终不能撼动诺基亚的霸主地位。2013年诺基亚带着它的塞班系统轰然倒下,从此再没有什么直板机、滑盖机的纷争了,也没有音乐手机或游戏手机的区别了,取而代之的只有一种机型:智能机。在曾经的霸主倒下的尘埃中,浮现出六个字母:IPHONE。那时候,我手中的果4已经用了三年。

  现在经常在外面跑,包里装俩手机:苹果和小米。微信、百度系列、大众点评、携程、马蜂窝以及各种邮件、办公APP一应俱全。走到哪里都畅行无阻,只是想到有一天,如果网络突然消失了,我还会认路么?

  从上世纪1998年到2018年,已经整整二十年过去了。这二十年,是我们社会深刻变革的20年;这二十年,是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的20年。能够成为这场变革中的亲历者,甚幸甚兴。

  谨以此文献给自己的青春岁月;谨以此文纪念那些人和那些事;谨以此文致敬文中提到那些曾今的、现在的公司、游戏、电影以及种种。

  后记:这篇文章是和一个soulmate(小表妹你能看到的)聊天后引发的感慨。写完了都不知道发哪,尽是敏感词,给自己QQ空间私藏一份吧。

  也许有些网友对文中提到的内容不甚了解,那恭喜你们,说明你们还年轻。而对于我所回忆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的网友,希望耐心看完后,也能引起你们的回忆,唯愿一切美好长留心间!

  番外:两年前,因工作调动,开始接触自动化方面的工作,开始了解工业4.0和智能制造2025。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常常出现在案头和各种汇报材料中。对工厂的自动化改造,有很多工人、技术人员甚至是领导不太理解,他们认为花了很大价钱买来的自动化设备成本又高、维护又复杂、还不会调整,不如原来人工操作的设备方便,他们问我花这么多钱搞这么些东西有什么用?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终于有一个明确的答案,那就是:希望我们不落后于这个时代,希望我们不会被这个时代所淘汰。

  策之,勉之。

  说明一下:这个最早是10月7号晚上发在杂谈那边的,后来朋友说有些错误,更正了一下,同时又增加了些内容,原贴无法修改,已经申请删帖了。找来找去发在这儿吧,不知审核是否能通过。

标签: 互联网 二十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余文乐“非凡”赛场惹怒金星 撇清与舒淇恋情 不雅动作招质疑
下一篇:“变形金刚”助阵武隆仙女山音乐节万人狂欢“抖音之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