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们已经失联有四五天了,我们之间保持着你不联系我我也不联系你的默契。我们就这么耗着双方都不想表现的太主动。直到昨晚事件的走向发生了戏剧性的逆转。在失联的这些天里梅的朋友圈信息量陡然增加,足疗,做头发,下馆子,梅开始狂晒自己妩媚的生活照。梅对两性之间的情感似乎很失望,如果这次是一次与悸动的偶遇,那么梅也许对此也没有抱有多少希望,毕竟我和梅所期待的人还存在很大的差距。梅被人宠惯了,这种互相不联系的状态梅很不习惯。江安已经无法安放梅的存在,梅把消费娱乐的圈子已经扩大到如皋,南通,甚至国外。

虚构

  我想不会是这丫头真下定决心了,是不是决定就这么散了,成为陌生人。我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梅的行为显然是对我的一种回应,无非就是想证明姐拿得起放得下,姐心情好着呢,没有你姐一样过得很小资。这种状态很快被我的圈子里个别嗅觉敏感的朋友捕捉到,第一个有反应的是小波,饭局上私下里小波总是有意无意的向我打探梅的消息,我明白这货的那点小心思,我当然不能将梅的个人信息透露给小波。不过我一点不担心,这货挖墙脚的行为能够得逞。梅是个骄傲的女人,小波根本弄不清楚梅的频道。

  梅有着出色的容颜和高雅的气质,梅在镜头下的表现也很出众。一头飘逸的长发,典型的瓜子脸,柳叶眉,杨柳小蛮腰,双腿修长,比例匀称举止得当,怎一个美字能表达梅的风情与秀丽。梅的身后尾随者众多,梅有着自己对情感的审美,梅的居所有一对铁门,很少有爱慕者能越过那扇铁门。

  无论是与爱慕者距离的保持,还是在自媒体上的表达梅都有自己的想法与分寸。一个姿容出色的女人,被人追捧是个正常不过的事件,不过这种追捧是把双刃剑,梅深知其中的厉害关系,人是社会人一方面梅压抑着自己在自媒体上的表达,因为梅明白成为别人的焦点会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自己的生活会饱受侵扰;一方面又必须借助自媒体证明些什么,发泄一些什么。因为梅毕竟也是个女人,在情感上,在生活上其实每个女人都有着同样的需求,只是每个女人表现的形式不一样罢了。

  当晚小波便向梅发起了进攻,只可惜套路不够深,二货的暧昧被梅三下五除二的给挡了回去,泛滥的荷尔没有赢得女神的芳心,却歪打正着替我解了围。

  当晚梅便打来电话,梅说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人和你有关系,微信号一定是你告诉这人的,我回说,那你也太不了解我了,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认为,那我也就不解释了,这事只能说是越描越黑。见我如此梅有些犹豫了,梅说我只是怀疑罢了。不过我可以肯定我的微信号肯定是从你这里泄露出去的,那人跟我说他和我有过一面之缘,在鸿福堂一起吃过饭,还告诉我他姓陈。我一想,瞬间就明白了,我对梅说难怪这货今天找我要手机说手机没电了要打个电话原来是挖我墙角来了。梅并没就此罢休,梅开始在电话里向我直播自己朋友圈里的信息,并告诉我已经开始接受自己曾经拒绝了无数遍的馈赠,什么爱慕者钓的鱼,什么接受粉丝饭局的邀请,什么做足疗时要找个男技师等等不一而足。

  我问梅是不是还在生气,梅回说被这个二货一搅和反而不那么生气了。我说那我还得要谢谢这货了,如果不是这货挖我的墙角,你这么骄傲的人也不会给我主动打电话呀。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会不会是我故意设的局其目的就是让你主动给我打电话,然后看我怎么发挥来挽回你的心,让你消气呢?梅回说我可没想这么远。

  我对梅说人和人总是有区别的,我马上奔四的人了,你也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人了。我们不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我们在各自的故事都已经进行到中点时才认识。阴差阳错本就是普遍,得非所求更是常态。什么郎才女貌,金童玉女,什么天作之合,都是扯淡哪有那么好的事。你看貂蝉伺候过董卓,西施伺候过吴王夫差。这么些年你见过分分合合,鸡飞狗跳的狗血剧应该也不少了。别把事情想的那么好,不要太唯美。

  为了缓和梅的情绪,我对梅说现在说个好事给你听吧,是我自己经历的事情。我那时候不是在浙江当兵吗?我们如皋籍的一共去了四十多个。其中有一个东城的胖子我们比较玩的来。我们一起在新兵连被老兵虐待,我们又走了狗屎运都被调到团部技术岗位。我那胖兄人长得其貌不扬,一脸的痘痘,头发稀疏,肢体语言及不协调,这种造型在军事训练上吃尽了苦头,吊在单杠上像是一坨肉,撑在双杠上像个虾米,跑起步来比乌龟要快。新兵连时那个惨,惨不忍睹。胖兄是怀着梦想从军的,胖兄正经高中毕业,参军想通过考学提干博个前程的。只可惜年龄太大了错过了考试的机会。不过胖兄是个文化人,文采一流,人缘也很好,说话有水平,贼幽默,有胖兄的地方就有笑声。胖兄把两年义务兵的业余时间都用在阅读上,胖兄写的一手好字,好文章。真是可惜了一个人才。我有意拔高了胖兄的高度,从胖兄扯到李白,南唐后主李煜,北宋苏东坡,等人,坎坷的命运,李白舞文弄墨的很有一手,可报效国家,建功立业那是政治领域的事,文采只是敲门砖,他能把你带进上流社会的圈子,一旦进入那个圈子之后,游戏规则就不一样了。你想指点江山那就看你有没政治头脑了。当然这扯得有点远了。我接着把话题拉回胖兄,胖兄在服完两年义务兵役后退伍回乡进了如皋自来水公司。胖兄是个踏实的人,一直很稳定也很稳重。后来我调到杭州总队机关,第三年我穿着笔挺的马裤呢回乡探亲。我们通过几个战友有联系上了,并互留电话。又过了一年,总队机关人员超编像我这不定神的就被分流到基层。电话就换了。之后便和胖兄处于失联状态中。后来我也复原回如皋。胖兄辗转找到我的联系方式,并打电话给我说了一番另我莫名其妙的话,胖兄说兄弟我要谢谢你,我要带着我们一家谢谢你,现在什么都别说,我们饭桌上见高下。胖兄先我一步到达指定饭店。当我推开包厢的门时,一眼扫过去,胖兄颜值可以说是多年不见风采更胜当年,惨不忍睹到无与伦比,而胖兄身边的佳人差点闪瞎我的眼睛在我的审美里眼前的这妹子绝对配得上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我想这什么世道呀,这不是乱点鸳鸯谱谱吗。

  胖兄娓娓向我道出了实情,我按照你在杭州留给我的电话拨了过去,结果一听是个女孩子接的,而且声音特别好听。我当时想这小子真不够意思交女朋友了也不让我知道,回家也不带回去。然后我就问是不是你女朋友,那女孩子就生气了你别乱说,我还没男朋友,说到这里我问梅接下来的故事你明白了吗?梅说你留了个号码,调动后被那个女孩子买过去了,后来这女孩子成为胖兄的娇妻。我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劲。我说这事太他妈玄幻了,我无意中成全了一段姻缘。怎么他妈就没人来成全我呢?梅开心的笑了,接着我故意不说话就等梅说话,梅终于开口了梅说明天我请你吃早饭,我一听大喜过望,这太不容易了。我对梅说明早你送完孩子早点过来接我,梅痛快的答应了。

  夜幕缓缓退去,城市慢慢苏醒,街道上的车流渐渐密集,立冬以后又过了一天的夏天,今天气温骤然下降.梅发来消息说吃不成早饭了,要赶货,我回说没关系先欠着。

  对于梅来电取消早餐的邀请,我虽然失望不过却也是我意料中的事。梅的身上充满了矛盾, 对于梅的许诺我从来没有当过真,我根本不需要梅许诺什么,我只是一个欣赏梅的人而已,我一直告诫自己。

  我们认识有好多年了,不过中间有一大段时间是空白,所以我不敢说我很了解梅。回江安后不久,梅因为圈子里一个朋友出了点事,联系上了我。

  那天一个陌生的电话忽然打进来,开始梅并没有自报家门,而是让我猜,我还真一点印象也没有。梅似乎很失望。梅让我好好想想,并说是不是电话号码给了许多女孩子所以分不清谁和谁了,我到是想给,可谁要呢?梅很执着,一个劲儿的让我想,梅希望我能回忆出来这个熟悉的又陌生的造访者。可惜我很不争气,竟是没想出来。最后梅实在扛不住了,报了姓名,并说你到我家里来,我有事找你,你总不会连我家都不认识了吧,我只记得梅,居所的大概位置,好在物是人非,变化还不是很大,我顺着记忆中的大道,穿插进通往梅居所的小路。梅站在后院的铁门边上双手抱在胸前,远远望去梅上身着白色的短袖,穿一条黑色修身裤,戴一副时下流行的金丝边框眼镜,化了淡妆。梅还是那个长发飘飘,风姿卓绝的女人,这一眼望过去已是七年之后。梅笑起来很妩媚,一个身材玲珑有致,长发飘飘,一张标准的美人脸上,明眸皓齿,美女看着你笑时,丹唇轻起,嘴角上扬,粉面含羞那种杀伤力你们都懂的。七年以后的梅外表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大概经历了许多事,举手投足之间梅的身上多出了成熟女人的风韵。我很欣赏梅出色的形象和风姿,梅虽然没受过什么高等教育,但梅的谈吐,气质修养一点不逊于大家闺秀,我想这样一个女人一定需要一个与之匹配的男人才能珠联璧合,琴瑟和鸣。 传统婚姻观里的门当户对还是很有道理的。我有自知之明,就凭我的道行我还真接不住梅。

  故人重逢,再次见到梅时 梅表现的很热情,梅笑面如花,而此时阳光烂,初夏的风伴着朝阳,庭院外芳草萋萋,微风掠过梅的发梢空气里都是淡淡的女儿香。一切竟这么好!梅时不时将额际的头发捋到耳后,梅的这个习惯我一直记得,这也是梅最能打动我的一个形象。时隔七年,我们就这样阴差阳错的又一次交集在一起。

  梅的婚姻有些草率,梅是独生子女,大概每个独生子女的父母都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远嫁他乡,总之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模式下,梅将良胥纳进家门。那时候梅才19岁,还不懂爱情就走进了婚姻,自己还是个孩子,便已经为人父母,婚后梅和男人经营着一家连锁店。生意很是不错。没办法美女是商业最佳的催化剂。梅的存在是门店实现高速良性运转的灵魂所在。只要梅在店里店里就会造访者不断,营业场所需要人流来营造门庭若市的气氛,其实多数来者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梅深知每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背后所潜伏的居心。梅是个聪明的女人,梅知道这些男人既不能让他们得逞,又不能轻易得罪。在来访的梯队里不乏一些有势力有资源的人,人是社会人,生活就是时刻与周围的环境进行互动,人生的道路上总会遇到一些关节需要一些有势力有资源的人来打通。

  都说红颜薄命,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适合来定义梅目前的生活状态。与梅携手走进婚姻的那个男人并没有能力接管梅的生活,也无法震慑众多对梅心存幻想之人的觊觎之心,而那个男人自己的生活也陷入,高利贷与赌博的恶性循环之中。男人对许多争先恐后在梅面前献殷勤的男人心知肚明,见多也就不怪,他根本阻止不了这样的事件持续升级。而在乡土在这个遍布熟人的社会系统里,关于梅的流言也开始弥漫。我不知道梅此次主动与我联系的真实诉求,我不愿意把这样一个在我内心深处有着美感的女人往坏处联想。梅的处境很尴尬。男人因心知肚明而生异心,流言袭来,无法止息的爱慕,门店,家庭都需要利润来维持正常的运转。我始终相信人性本善,人生非净土,各有各的苦,每个人都有无可奈何,受现实的局限与裹夹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做一些违心的选择。梅的处境错综复杂,善良解决不了所有问题,无私只会让自己的生活更加狼狈,当舆论成为压倒性的趋势时,道德是脆弱的。我能理解梅有时候做的一些事违背我审美情趣的事。许多时候不是人想变坏而是善得不到回应。是善会让自己狼狈不堪。我们都只是普通人,梅也不例外,有谁能将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滴水不漏,有谁能真正做到左右逢源,八面玲珑。

本故事纯属虚构

  在这个年龄的节点上我们都已经深入人生的腹地,几多欢喜几多愁,从希望到失望;从山盟海誓到转身背叛;被狗血的剧情包围过,被刻骨铭心伤害过。深深领略过人生剑血封喉的锋芒。爱过,恨过,错过,后悔过人生的路上我们兜兜转转,跌跌撞撞,理想一点点褪色,激情一点点消逝,成熟的偏方始终无法治愈内心深处的苍凉,只是最初内心那点心心念念始终不曾被遗忘,就在绝望之际一抹阳光忽然划过眼际,而此时梅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欣喜。

  当天我和峰在新江安附近干活,这里和梅住的地方不远。我是个急性子,我总是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做最好的事,峰对我说兄弟是点工,不是包工,不要着急,一看时间快四点了,我们干脆停了下来。峰摆了个观音坐莲的造型开始打游戏。峰很快进入状态。我想着干些什么呢?我用微信给梅拨去了视频电话,结果无人应答,真是扫兴。我刚把手机放进口袋,拿出耳机准备听音乐,电话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是梅的电话。梅说刚才手机放在房间里她刚把今天的任务完成此刻正躺在床上吃东西,梅顽劣的说她想找个兼职,梅说要来帮我们拉电线或者是帮我拿螺丝刀。我说我可不敢答应你,你要是来了,我们都没心思干活了,弄不好还要挨打。女神的粉丝如同洪水猛兽,嫉妒的头脑容易冲动,我可不想被他们嫉妒死。峰扯着嗓子说你来吧,不用你干活坐着和我们说说话就行了。电话那头,梅说话的节奏轻快,神经被不时发出的笑声绷紧着,我喜欢梅处于这样状态,我想此刻的梅一定是开心的,我告诉梅我就在她家后面,梅说我知道,你昨晚就告诉我了。我回说,我是在强调我在你家后面不是在向你告知我的行踪,你怎么就听不懂这弦外之音呢?梅不上当,梅被宠惯了,梅应该是喜欢在意的人主动给她打电话的,而不是就这么耗着。梅不是那种主动的女人,尽管梅曾经说过,要是遇到看得上的她会主动去撩人家。梅的言行看上去似乎没什么规律,说好的事常常会变卦。有时候又会为了证明什么而特别守诺。我平时话到不多,不过有时候状态好的话也会耍耍嘴皮子。我对梅说,认识你以后我都变得脸皮厚了,变得会说胡话了,以前我只要和美女说话就会脸红,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和你说话竟恬不知耻,滔滔不绝了。我现在有时候想想都不敢相信,七年前我也像他们那样殷勤,就差上刀山下火海了,可连你的手都没牵过,而现竟然发展到这个地步,我是不是在做梦,剧情竟如此翻转。梅用咯咯的笑声回应着我的胡扯。见她只是笑却不说话,我又说我发现今天也上火了,嘴角上都长泡泡了,你不是也上火么这不刚好吗,你的生理周期应该过了吧,今天刚好星期六,你那亲热解毒的理论咱试试行不行。此时妹妹忽然给我打来电话,我对梅说我先接个电话,一会儿再给你打。妹妹对我说店里来了个年轻人带来一台不通电的海信电视机,来人说赶时间,先帮忙看看维修代价大不大,如果大那就重新买一个。我放下电话匆匆往店里赶。当我把这个事处理好后梅忽然发来几张抖音的截图,页面显示的事几个陌生的抖音号对梅增加的关注。那些陌生号都是通过我的圈子引流而至。梅对于这个状况似乎很不满意。须臾间梅又发来一条信息:原来我不过是你聊天炫耀的资本。

  又有几天没有联系了,

标签: 虚构 纯属 故事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人在迷茫时该干什么?
下一篇:快手IPO背后“隐秘的角落”

发表评论